白井明佳26岁时。

我很少在别人面前哭,因为大部分时候,哭泣并不能解决任何问题,只暴露出自己的懦弱。虽然我的确是个懦弱的人,但还是想要虚张声势地吓退别人。
我并不清楚自己为什么突然哭了,为什么对着他的声音突然涌上了泪水,然后说了那些藏在心里的话。
我觉得很委屈。
这与以往不同,并没有愤怒与怨恨,只是感到一种无法言说的委屈在心中流淌,最后化成泪水沾湿了脸颊。
那次我坐着公车回来的时候,一个人默默地哭了,那时的心情,鲜明地在此时的心中复活。
是的,我对着他哭了,因为觉得非常委屈。
我并不懂他要什么,他也从来不说,总是想要自己扛起。我不清楚这是因为他的倔强,还是因为我的不可靠,或者说无法信任。
我像初生的雏鸟依恋母亲一样毫无防备地信任他,敞开自己的内心接纳他,并用最大的耐心去理解他的痛苦与悲伤。
但是,我依然是不被信任的,这令我感到无比的委屈。
他拒绝我走进他的生活,他的内心,与他相关的一切事务。
我没有自己想象中那么愚笨与粗糙,我敏感地觉察到了他的疏远与冷淡,但是就像所有愚蠢的人总是心怀侥幸期待自己是错误的一样,我总是试图说服自己去相信他的善意与理由。
但是,当所有的理由都被用完,当猜疑取代了信任,我没有丝毫从他那里得到的,可以称之为自信的东西。
我尽了最大的努力去关怀他,去包容他,去给他时间,或许我做的还是不够。
或者,只是他并不喜欢我,并不关心我。
我甚至不愿承认这个结论的正确性。

我再次阅读了川井老师的《自私的情人》,并且感到一种命运的嘲弄,或许当我在无知之时为自己命名了那个他人的姓名时,就已经决定了我情路的坎坷。
26岁的白井明佳遇到了古谷和臣,从此落入了悲欢离合的红尘中,他再也不能躲在自己的小公寓里看着绘本想象着无法拥有的幸福了。命运让他在尝过了26年的痛苦之后,终于把一份迟来的安慰带到了他的面前,尽管拆开这份礼物花了彼此5年的时间。
我多么羡慕这样的白井明佳,那个好像人偶一样端正的青年,说话时带着柔弱气息的医生,除了忍耐别无他法的孩子,最终在命运的安排之下得到了他一直期待的幸福。

我想要拥有一个家,一个可以称之为甜蜜的家,那里没有争吵与怀疑,没有不理解与相互伤害。桌台上放着插了花的水杯,帘子上绘着美丽的花草,地板光洁明亮,厨房里散发出食物的香气。每当日暮,我们总是归心似箭地回到这样如鸟巢一般温馨的存在,在柔软的沙发上享用温暖的食物与微笑,分享这一天的所见所闻。
这就是我的世界,我的目标,我的所有想象。

但是,我今天却哭了,为了这理想的距离,为了无法到达的,他的心的那端。
虽然我说了想说的话,虽然我做好的最坏的打算,但是我依然觉得非常悲伤。
我希望有一个地方,一个没有我就无法存续的地方,一个我无法被替代的地方,一个能够接纳我所有的地方。

我26岁了,我该获得一个继续走下去的理由与目标,我想,我应该获得那份迟到的礼物。

0 Comments

No Comment.

每天都在认真干活【大雾
濑户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