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正确的时间遇到一本正确的书。

津守永远都有办法让我对她燃起一次又一次的爱与感恩。
  
拿到这本书的时候,我终于在待业一周年之际找到了工作,并且是我最期望的职业,让我觉得自己怎么这么幸运,比那些考上研的家伙还要幸运。
我抱着极大的热情投入到这个除了喜欢什么都不懂的行业里去,然后很快被潜规则吓到无法言语。
如果只是这样那样的交易,或许我会很快适应,变得淡漠而适应,但是周围的压力却不允许我就这样“混吃等死”。
在一遍遍地分析、训斥、好言相劝、苦口婆心之后,我终于做出了让我到现在都还是觉得很痛苦的选择:继续考研。
做出决定的那个晚上,我终于看了第15卷。
跳开了正文,直奔外传,我想想看看津守所定义的幸福。
  
有朋友用“外传竟然是BG,好无聊”来形容这本书,但是我却因此而得到巨大的救赎。
  
有些事情必须借助男人和女人这种天生的对立关系才能阐释的清楚,外传里的故事,换成任何人去演绎都会变成惺惺作态,唯有瓦鲁多和梅莉莎才是最合适的主角。
  
瓦鲁多的过去,在之前的叙述中我们断断续续了解了一些,而对梅莉莎却一无所知。所以这个外传简直就好像是揭秘大会一样一路叙述,一路泪眼婆娑,惊心动魄。
比起路西法多的人体试验来,瓦鲁多与梅莉莎的伤痕或许根本不值得一提,但是恰恰因为这些事情发生在这两个人身上而不是路西法多身上,才让我觉得这比路西法多的伤口更加惨不忍睹。
所受的伤害依愈合的程度来定义其深浅,路西法多的伤口得到了有效的护理,所以最后剩下的是不过是对贾哈鲁的复仇而非对世界的仇恨。
但是瓦鲁多和梅莉莎的伤口,最终的指向依然是自身与世界,而非某个抹杀掉就让自己能清爽起来的存在。
  
母亲,父亲,爱人。
人生最亲密的关系不外乎这三种,所以所有来自这三者的伤害都让人记忆深刻,羞于启齿。
瓦鲁多的母亲与养母造成了瓦鲁多对女性的怀疑和对自身的不信任。
第八卷里尼克对路西说“我害怕失去你”——所以才反复地试探,做出自己无法忍耐的事情,自虐般地为谁去牺牲去受伤——因为我无法确定自己是不是会被你所舍弃。
瓦鲁多在这里说“我厌倦了窥视别人的脸色”。
无法相信自己有被爱的价值,在被舍弃在商场里的那一刻起,自己就好像被打上了“次等”的标记,永远都无法拥有获得幸福的权利。
  
梅莉莎的精神危机来自父亲不公平的爱。在杀人未遂之后歇斯底里的呼喊中,她终于说出了折磨自己这么多年的那句诅咒“我领悟到自己是这么渴望被爸爸所爱……觉得这十五年来的所有努力都化为了灰烬……不能原谅……不能原谅伤害我如此之深的父亲……”所以枪口对准的不是站在那里的婚姻诈骗者,而是父亲的影子——自己在那个人身上所寻求的父亲的影子。
  
“……我是不是在十二岁的时候就已经成了次品?就算再努力,支配我的人生的依然是我的父亲,而不是我自己?”
  
我有理由相信,梅莉莎的另一半必须是瓦鲁多而不是任何人。为了梅莉莎所讲述的过去在酒吧里哭的泪水滂沱的男人,才是梅莉莎的最好归宿。女性所寻求的是同情而非解决事情的具体方法,所以梅莉莎会选择瓦鲁多而绝对不是路西法多。
  
津守在后记中说,自己这十年来都把“成人小孩”当做描写的主题,但是正因为是小说,才能有一个幸福的结局。
纵观津守的作品,从龙杀方里的亚肯杰尔、乌兰波克、克罗地亚到《丧神之碑》里的O2、马里里亚多,《神与人之歌》里的尼克拉伦、维布、尤尔斯,三千里的路西法多、莱拉、萨兰丁、卡加瓦鲁多、梅莉莎、马尔切、红等等人物,除去维布至死方休的疯狂与寂寞,其他人都是坚强而执着地活了下来,通过自己的努力与选择把握了幸福的方向。
  
受伤并不可怕,不自信也不构成幸福的障碍,只要认清伤在何处,果断地对其进行清理与治愈,生命依然会茁长成长。
梅莉莎拿来的那只熊宝宝,是瓦鲁多遗失的母爱,自己未曾获得过的父爱,以及对他们的孩子最好的祝福。
  
一本书要出现在恰当的时间才能促成生命的飞跃。我用了那么多的眼泪终于看清自己要走的路,那眼泪就当做是洗礼的水,无邪而炙热。
15卷,我等了这么长的时间,终于在这个正确的时间遇到你,真是幸福

2 Comments
honeytea 2010/07/12
| |
最近非常迷三千,里面的每个人物都很有趣,不过最支持路西和萨兰~~ 看了《神与人之歌》后,对那个超级毒舌的02也大有好感,果然是个性格恶劣的小鬼 不过要想看到结局是不是又得等十年呢??
每天都在认真干活【大雾
濑户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