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与火宅。

阳世如火宅,无人可逃脱。

五月的时候,我去了杭州。为了心中的天真与一湾西湖水,还有孤山路下走不完的那段爱情。

与印象中相比,这次再见,杭州褪去了记忆中的鲜亮与明媚,在朦胧的雨中透出更多的怀旧与安静。西湖虽游人如织,但西泠印社幽如檀香。在那个时晴时雨的午后,在翠竹掩映下的小天井里,我恍惚看到了心中那个有着柔软眼神与温暖口音的青年,似乎下一瞬他就会从屋子里推门而出,在我眼前缓缓地走过去,留下一路的寂寞与悲伤。
在那条布满了青苔的石阶上,有杨洋留下的脚印;在不起眼的月门前,有无数的思念在交织。
楼外楼那样近又那样远,每一个来吃饭的当地的男孩子都有着天真的眼神,都像极了那个他。
我喜欢这样的杭州,包括寂静的夜晚与喧闹庸俗的河坊街。吴山广场非常大,虽然并没有吴山居,但心情却非常安定。

普陀之行收获颇多却也遗憾倍出。
有趣的老板,肃穆的庙宇,小的有着浪的海湾,无数的神明与锦鲤,世俗与化外融合在一起,门槛之外是红尘,门槛之内静若般若。抬起脚进入神明的领域,心情也变得微妙而虔诚起来,说话声低下去,低到尘埃里,化成佛号升起来,盘旋着萦绕在五脊六兽的头顶,仿佛布下了透明的结界。而当跨出寺庙,那些因为虔诚而生出的寂静就消散如烟,普陀有鱼,大而味美,唇齿留香,念念不忘。
这一方补怛洛迦是高耶曾于大海那头心心念念想要到达的地方,我能替他看一看,觉得非常欣慰,同时而悲哀。在月光之下,断崖之上,在天与海的尽头,他是否看到了这尊宝相庄严的不肯去观音?在他的心中,是否依然保存着无垢的普陀洛信仰,想要渡海而来?纠缠也好爱恋也好,甚至包括疲惫与仇恨,在这清明的世界里都会得到最终的安抚。死亡并非是结束,死亡是痊愈,是所有感情结出的最终的果实,我们的新娘埋在地下,而果在树上,在心中,在历史的河流中载沉载浮。
我喜欢普陀山,这里的风与水,花与鱼,线香的味道,穿过林间的僧侣,都让我感到如故乡般安静,如摇篮般舒适。在坐船离岛而去时,我隐约感觉到了缘分的线并未完结。

我是喜欢杭州的,如果让我选择一处安居的地方,那么除了西安,第二个就是杭州,在那里,我觉得很安心,很宁静,他真的适合追求出世的人居住。朦胧的天色与烟雨,九点钟就入睡的城市,一切都很美好。

山外青山楼外楼,西湖歌舞几时休?
暖风熏得游人醉,直把杭州作汴州。

诗是美的,无论何时,诗总是美的。

1 Comments
nagaru 2015/09/15
| |

感谢你的文字,一直都很温暖。

每天都在认真干活【大雾
濑户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