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归档

RE:《来不及和这温柔的世界说再见》张起灵篇

第二个位置思来想去,还是留给了小哥张起灵。 张起灵是谁? 他是道上颇有名声的“哑巴张”,“南瞎北哑”不单单是个称呼;他是三叔口中的小哥,是吴邪心里的闷油瓶,是胖子无条件信任的“老闷宝血”;他是西沙探险队的成员,是神秘张家的下一任族长,是古墓探险中最可靠的存在;他是被记忆所困的时间的旅人,是越南人手中[……]

继续阅读

RE:《来不及和这温柔的世界说再见》吴邪篇

接下来我们谈谈角色。 对于一部小说而言,成败的关键在于是否能够流传于人心与记忆的长河之中。在时光的剥蚀之下,当初那些或绚烂或惨烈或缠绵的情节终归要失去颜色,而角色则以面孔的形式存留于心底的隐秘之处,甚至连那面孔也有凋敝的一天,那时候读者能够记得的或许只是他的一句话,一声叹息,甚至于一个眼神——所谓的[……]

继续阅读

RE:《来不及和这温柔的世界说再见》故事篇

【写在前面】 这原本是我去年7月写的关于《盗墓笔记》的人物分析文章,但是还未等到我完成它现实就天地变色。十月之后,“南派三叔”这个名字永久地失去了他的魅力,我诚实地按照他曾经说过的话——永远将自己置于公理之下——选择了站在杨洋这一边,和他做了彻底的决裂。但我依然深爱着吴邪,深爱着也爱着他、被他所爱的[……]

继续阅读

你所不知道的人生与那些闪闪发光的梦想。

上周末按计划去了重庆,看话剧,吃好吃的,带土特产,第一次在陌生的城市靠着记忆找回了酒店,第一次体验到了飞机晚点的乐趣与疲倦,第一次近距离观看到了很多的人生与梦想。 18日的行程重头戏是看话剧,虽然去的还算早,不过也是在观音桥附近瞎逛——大城市的商业步行街看起来都一个模子,你家有HM,我家也有,你家有[……]

继续阅读

[盗墓笔记同人/瓶邪]《纯白记忆》(6)

回到店里的时候,王盟跟胖子正在电脑上看电视剧,一看他俩回来了,胖子大呼饿死了,他说:“怎么搞得这么晚才回来!活雷锋也得吃饭啊!” 吴邪说:“你跟王盟自己吃不就完了,干嘛非要等我俩。” 胖子哼哼了两声说:“我可算是看出来了,牛郎织女一年见一次也不带这么腻歪的,你俩怎么总是想搞二人世界?弄得我跟个第三者[……]

继续阅读

[盗墓笔记同人/瓶邪]《纯白记忆》(5)

胖子三不五时地也来店里坐坐,问他怎么不回北京,他说以前一直忙着倒斗,去什么地方也没心思旅游,这次算是个空儿,想在杭州多待几天,好好玩一玩。吴邪说,我现在这样也不能给你当地陪啊,要不让王盟那小子陪你去吧。胖子说你店里能走开?吴邪笑了,说:“小哥比王盟强多了,还知道早起洒洒水,晚上整整店,又不打游戏打瞌[……]

继续阅读

[盗墓笔记同人/瓶邪]《纯白记忆》(4)

张起灵虽然不爱说话,但论起照顾人,可比胖子熟练多了;胖子本来就粗枝大叶的,照顾自己还行,要他照顾别人,感觉上那人永远都不用出院了。 有一次张起灵回去拿午饭,让胖子过来顾一下吴邪,前后也就一个小时,等他回来的时候,吴邪眼泪都没干,胖子在旁边一个劲地道歉,问吴邪怎么回事他也不说。最后还是胖子忍不住内疚招[……]

继续阅读

[盗墓笔记同人/瓶邪]《纯白记忆》(3)

吴邪望着那个男人,不确定这两句话是他说的。 他设想过很多次他们重逢时的场景,他想过自己可能会哭,可能会控制不住地说好多好多话。他想象过对方会是怎样的表情,会不会也热泪盈眶——虽然这不太可能。 可现实是,自己躺在病床上,连撒尿都要人帮,而他依然像第一次见面时那样,带着说不出的表情安静地站在一边,仿佛这[……]

继续阅读

[盗墓笔记同人/瓶邪]《纯白记忆》(2)

胖子走后,吴邪抬起手看了看自己的胳膊,虽然大部分皮肤都被纱布包了起来,但是依稀能看到纱布下面渗出了血。可他没有感觉很痛,或许是止疼泵在起作用,或者他早就感觉不到痛了。他看到靠墙的地方放着一个躺椅,他知道那是陪床用的。他心想,不知道胖子伤多重,还跑来给自己陪夜,也够辛苦了,说起来,王盟这小子不知道跑哪[……]

继续阅读

[盗墓笔记同人/瓶邪]《纯白记忆》(1)

【按:标题是暂定的,如果完成后想到更好的会更改的。耽美,清水无肉(大概),啰嗦,写实,正剧,更新慢。】 吴邪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医院里,白色的天花板和吊起的点滴,还有医院特有的味道,让他意识到,一切都结束了——无论是对方的阴谋还是自己的计划都结束了。 虽然很想立刻下床找王盟确认一下,但是身体痛的[……]

继续阅读

每天都在认真干活【大雾
濑户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