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归档

去年天气旧亭台。

去年十二月的时候休了年假,再一次去了杭州。与上一次的行程安排相差无几,不同的是这次只有我一人。因为我本身是个一人乐的性子,所以倒也自得其乐觉得十分愉快,虽然中间出了几个小岔子,但菩萨保佑,也都有惊无险地度过了。
因为是冬天去的,所以各处风景就乏善可陈,但是因为杭州毕竟不是北方,再怎么冷也是有限,所[……]

继续阅读

[盗墓笔记同人/瓶邪]《纯白记忆》(6)

回到店里的时候,王盟跟胖子正在电脑上看电视剧,一看他俩回来了,胖子大呼饿死了,他说:“怎么搞得这么晚才回来!活雷锋也得吃饭啊!”
吴邪说:“你跟王盟自己吃不就完了,干嘛非要等我俩。”
胖子哼哼了两声说:“我可算是看出来了,牛郎织女一年见一次也不带这么腻歪的,你俩怎么总是想搞二人世界?弄得我跟个第[……]

继续阅读

[盗墓笔记同人/瓶邪]《纯白记忆》(5)

胖子三不五时地也来店里坐坐,问他怎么不回北京,他说以前一直忙着倒斗,去什么地方也没心思旅游,这次算是个空儿,想在杭州多待几天,好好玩一玩。吴邪说,我现在这样也不能给你当地陪啊,要不让王盟那小子陪你去吧。胖子说你店里能走开?吴邪笑了,说:“小哥比王盟强多了,还知道早起洒洒水,晚上整整店,又不打游戏打瞌[……]

继续阅读

[盗墓笔记同人/瓶邪]《纯白记忆》(4)

张起灵虽然不爱说话,但论起照顾人,可比胖子熟练多了;胖子本来就粗枝大叶的,照顾自己还行,要他照顾别人,感觉上那人永远都不用出院了。
有一次张起灵回去拿午饭,让胖子过来顾一下吴邪,前后也就一个小时,等他回来的时候,吴邪眼泪都没干,胖子在旁边一个劲地道歉,问吴邪怎么回事他也不说。最后还是胖子忍不住内疚[……]

继续阅读

[盗墓笔记同人/瓶邪]《纯白记忆》(3)

吴邪望着那个男人,不确定这两句话是他说的。
他设想过很多次他们重逢时的场景,他想过自己可能会哭,可能会控制不住地说好多好多话。他想象过对方会是怎样的表情,会不会也热泪盈眶——虽然这不太可能。
可现实是,自己躺在病床上,连撒尿都要人帮,而他依然像第一次见面时那样,带着说不出的表情安静地站在一边,仿[……]

继续阅读

[盗墓笔记同人/瓶邪]《纯白记忆》(2)

胖子走后,吴邪抬起手看了看自己的胳膊,虽然大部分皮肤都被纱布包了起来,但是依稀能看到纱布下面渗出了血。可他没有感觉很痛,或许是止疼泵在起作用,或者他早就感觉不到痛了。他看到靠墙的地方放着一个躺椅,他知道那是陪床用的。他心想,不知道胖子伤多重,还跑来给自己陪夜,也够辛苦了,说起来,王盟这小子不知道跑哪[……]

继续阅读

[盗墓笔记同人/瓶邪]《纯白记忆》(1)

【按:标题是暂定的,如果完成后想到更好的会更改的。耽美,清水无肉(大概),啰嗦,写实,正剧,更新慢。】

吴邪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医院里,白色的天花板和吊起的点滴,还有医院特有的味道,让他意识到,一切都结束了——无论是对方的阴谋还是自己的计划都结束了。
虽然很想立刻下床找王盟确认一下,但是[……]

继续阅读

每天都在认真干活【大雾
濑户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