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中低垂的花枝。

午休的时候做了奇怪的梦。

在灯火辉煌的公园里和陌生的相亲对象漫无目的地走着看着,彼此尴尬得不知道说什么好,于是双双沉默不语。雪松上挂着五颜六色的礼物,那好像是一个冷清的圣诞节。
梦里我那么分明地知晓他心里有着一个深爱着的人,来此不过是重压之下的妥协之举。我总是冷冰冰地想着这些事情冷漠地看着他。
夜深的时候,不知是谁提议说:回去吧。于是我迫不及待地快步走向车站。身后追过来的是另外一个更为陌生的充满了危险气息的男人。
所有的出租车都心怀不轨地从我面前呼啸而过,即便是亮着“空车”红灯的车子也不例外。大声地呼喊着想让司机停下车却无济于事。
挤满了回家人群的公交车最后拯救我摆脱了困境,身后的两个男人,一个远远地站在三尺之外,一个却紧紧地贴了上来。这些都令我不快。
在一个连自己都不清楚方向的地方下了车,驶过的出租车没有停下的意思,倒是一个骑着摩托车的青年来到了面前。
“喂,要去哪里?”
“啊,我不坐摩托,太危险了。”
“这会儿没有出租车哦,摩托车很快的。”
陌生的男人站在身后似乎随时会伸出手做些什么。
犹豫之下还是跨上了摩托车。
“我很重吧?”
“重倒是不重,只是路程稍微有点远啊。”
环住的腰肢纤细到让人不安。车子缓缓地驶过一个路口又一个十字,在一个大大的拐弯之后,我终于看到了熟悉的道路。
“啊,就是这里了,我认得路了,再往前就是我们院子了。”
“是吗?”
“车子开的好慢哟。”
“一向都是这样,很快就到了哦。”

我看到院子里郁郁葱葱的花木枝条爬出了栅栏,车子拐进了与现实中完全不同的我的住所。
“就是这里了,我认得的。”
“我陪你走进去吧。”
掩映在花丛中的入口小小的,路边的花朵一树又一树开的优美而娴静。
仿佛椿花一般柔美的花朵伸出纤长的枝桠挡住了去路。
“他有喜欢的人哦。”
“哦。”
“他很喜欢那个人,只是不能在一起。”
“……”
“他为什么要来呢?”
“别哭哦。”
我没有哭,只是伸手捋下了那枝条上的花朵。花朵躺在手心里,像一声叹息。

我不认得我的院子了,我找不到我的家了。
迎面走来了爸爸。
“爸爸,那个人有喜欢的人哦。”
“是吗,没关系,回家去吧。”
迎面走来了笑着的外公。
“外公,我……”
“快点回家去吧,你叔叔来了在等你呢。”
到底哪个才是我的家呢……22号楼……4单元……4单元……怎么这里没有4单元?
一座楼一座楼地走过去,我找不到我的家了。
“别着急,肯定就在这里。”
墙里传来熟悉的笑声,啊,是这里了,怎么会是这座楼呢?
打开门,又陌生又熟悉的景色扑面而来。我想起来了,这是我们的新家。
叔叔用一贯温柔的眼神看着我仿佛知道我想说什么,笑着说“别着急”。

“你到家了,我该走了。”
“我送送你。”
脱下的摩托头盔下是金色的头发,少女一般清雅的容颜,眼睛亮晶晶的。
“我能追你吗?”
“这头金发可得不到我父亲的认可哟。”
他笑了,指着远方的天空说:“快看,极光!”
远处有山,山上的积雪白茫茫一片,太阳像是一顶王冠,发出耀眼而庄严的光芒。
“只是日出而已吧。”
“是极光哟。”
我哭了起来。
“啊啊,的确是,极光呢。”
耳边传来父亲的呼唤:
“进来吃西瓜了哦~”

这是在雨后的白天里,所做的充满了冰冷气息的梦。

醒来的时候怅然若失,到底哪个才是我呢?或许只是自己导演的一场独角戏,自始至终都只有我在自说自话。
那金色的头发与红色的花朵,是多么清晰的影像啊。

0 Comments

No Comment.

每天都在认真干活【大雾
濑户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