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永雏子《我的初恋》衍生】那又如何

【按:这个是参加论坛活动时的稿子,因为卡卡一直很怨念这对——当然我自己也很怨念——所以过年的时候写了这样一篇算是自我安慰的东西。原本计划写上下篇,不过写完这部之后有点燃烧殆尽的感觉,下部的情节目前还是零散地存在于脑海之中没有成型,如果哪天能够完成,那就太好了。】

活动选用Key word:节日(文中选择的是圣诞节)
原作背景介绍:
《我的初恋》是高永雏子老师的一个短篇漫画,原本是刊登在特辑杂志上的,后来收录于单行本《CROQUIS》(中文译名《彩绘麻豆儿》、《素描我的你》,台湾长鸿出版社出版)中。
故事内容大致是说互为挚友的鸟居与加茂田在中学的时候互相暗恋着对方,但是却因为一些误会没有表白就擦肩而过。在六年后的同学会上二人再度相逢,此时的加茂田正在与他们共同的同学女生芝田交往,芝田解开了六年前导致两人疏远的那个误会,但是二人却仿佛错过了什么一般无言地分开了。

正文

接到加茂田的电话是在圣诞节的前三天,电话那端的男人用着有点慌乱的声音说到:“圣诞节有预定了吗?如果没有,一起出来吃个饭吧。”
鸟居犹豫了一下,还是坦白地回答到:“没有什么预定,不过……”
“什么?”
“你不用陪芝田吗?”
“啊啊,芝田去大阪的分公司出差,要一周以后才能回来……”
“圣诞节也不回来跟男朋友团聚吗?一年只有一次,会很遗憾哦。”
“她说决定跟那边的朋友一起过了。我一个人很寂寞哟,就当作是陪我,只是吃个饭而已,见个面吧!“加茂田苦笑着如此拜托着。

在已经明白了自己对加茂田的感情的现在,见面只是徒增烦恼而已,但是“只是吃个饭而已”这句话却一直在脑海中盘旋着。最后鸟居还是犹犹豫豫地答应了对方的邀约。
“好吧……”
“太好了!谢谢你,小鸟!圣诞节一个人过实在太孤单了!”
放下心来的男人变得饶舌起来:“那么,同学会聚餐时的那个店子如何?还是你有推荐的地方?”
“加茂田来决定吧,我哪里都可以的。”
“好!交给我安排吧,一定让会你度过一个难忘的圣诞节的!”
“嗯,等你的联系。”

合上手机,鸟居将目光转向了窗外。
断断续续的几场雪将屋顶染成了斑驳的白色,光秃秃的树枝上早就被店家缠满了五颜六色的发光灯泡。满大街都在播放着应景的圣诞节音乐,轻快的节奏让人不由得想跟着轻哼起来。
加茂田开朗的声音还残留在耳边,鸟居整理着手边的文件,心情莫名地有点忧郁。
自己对加茂田的感情在六年前的那个瞬间就已经被判了死刑,就算在同学会上知道了那美如风景画的背后的真相,但是,那又如何。加茂田现在和芝田在交往,两人甚至已经准备结婚。自己的这份感情从未被第二个人知晓,无论是当初还是现在,初恋还是失恋,都是自己独自一人在咀嚼着这份苦涩的心情。
不想让加茂田知道这份感情,但是,想让他知道的冲动却不时出现在胸中。失去联系的六年中这份心情似乎变得淡薄起来,同学会上的相见却让苦涩的感情一口气高涨起来,甚至无法为他和芝田送上真心的祝福。虽然一直想着不要在意不要在意,可是却无法不去在意,回过神来的时候,电话簿经常已经翻到了加茂田那一页。为这样的自己感到害怕,不知道什么时候手指就会背叛心灵发送出不可挽回的信息,所以刻意将加茂田的名字移动到最下端的分组,可是似乎毫无用处。六年的空白并未将加茂田的气息抹去,反而使得在六年后的今天对他的热情愈发激昂起来。
对这样的心情感到有些无措,鸟居推了推度数不算低的眼镜,用几不可闻的声音轻轻叹了口气:“……早知道,就不要答应他了。”
可是现在打电话过去说“对不起临时有事,所以还是取消约定吧”似乎显得太过刻意,重要的是,加茂田一定会很失望吧。
“啊啊,恋爱真是麻烦的事情。”
鸟居小声的抱怨被耳尖的同事听到,立刻引来夸张的惊呼:“诶?!鸟居也终于恋爱了?!赶在圣诞节前的摆脱单身计划吗?!”
“啊,并不是……”
“小鸟~是新认识的女孩吗?怎么从来没听你提起过!”
“不不、那个……”
“鸟居可是现代日本已经快要绝种的好青年,不知道是谁这么有眼光看中了他。”
“小鸟,是哪里的女孩子呀?下次介绍我们认识吧!”
“就说了不是……”
“不要害羞啦~恋爱是件美妙又苦恼的事情~小鸟也快点坠入爱河变成一只呆小鸟吧~”
“现在就已经很呆了,还要怎么呆啊?”
“诶~~现在只是老实而已,和恋爱中的呆还差得远呢~呵呵呵呵~~~”
“那么老实怎么谈恋爱啊,真是让人担心!”
“喂喂,先担心一下你自己的事情吧。不是说到现在还没选好礼物吗?”
“说起来这个来,简直要头疼死了!前辈有什么好的建议吗?”
“活活~~如果是去宾馆,当然是买……”
“哎?是吗?那么……”

似乎是想把积累了一整天的压力通过这个话题发泄出来,临近下班时间的办公室立刻变得混乱起来,平日一付职业女性面容的前辈们此刻化身为自说自话的八卦集团,完全听不到小鸟那微弱的否定声——就算是听到也会当做听不到被完全无视掉吧。
趁着女性们的话题朝着奇怪的方向滑去的时候,鸟居迅速收拾好公文包,匆匆打过招呼后逃了出来。
“女性真是话题丰富的生物啊。不过这点也很有趣就是了。”
走出办公大厦,仿佛要将呼吸冻结般的寒风迎面扑来,鸟居拉起风衣的领子快速地朝地铁站走去。
虽然觉得女性很有趣,但是却无法对她们产生类似于恋爱的感情。或许是初恋太过沉重,鸟居觉得自己一生的恋爱的力气都随着那个早晨全部消耗殆尽了。留在心中的是遗憾又温暖的回忆,只属于自己一个人的,无法说出口的秘密恋情。
鸟居想起了学生时期看过的小说。那些仿佛触电一般的令人心神动摇的恋情,甜蜜又缠绵的热恋,海誓山盟不离不弃的誓言,自己全都没有经历过。在察觉到恋爱的那一刻就尝到了失恋的滋味,曾经痛苦得流下泪水,伴随着自己的初恋的就是这样感情。鸟居不禁苦笑起来。

地铁站里到处都张贴者圣诞节大减价的海报,女性艺人穿着圣诞老人的衣服做出分发礼物的姿势,旁边写着“送出满满的爱给最爱的他吧”的宣传语。红与绿的圣诞色随处可见,甚至连售票处都挂起彩球营造气氛。

“面巾派送!欢迎光临,谢谢惠顾!”似乎是做宣传的年轻女孩子突然递出一包面巾纸到鸟居面前,鸟居吓了一跳,反射性地说了声“抱歉”。
“嘻嘻,先生,面巾派送哦!欢迎来我们商场购物!如果还没有决定圣诞礼物的话,可以来看看哦!现在正在做最后的促销降价活动,价格非常令人心动哦~买件漂亮的首饰送给女朋友吧!”
穿着鲜艳宣传服的女孩子元气十足地向鸟居推销起来。
“礼、礼物吗?”
“是的!我们商场是最齐全的圣诞礼物卖场哟!一定能让您挑选到满意的商品的!从这个通道向右拐,直接搭乘电梯上去就可以看到了,非常方便哟!购买结束后还可以直接搭乘地铁回家,是不是非常贴心呢!”
女孩子的手指上光秃秃的没有任何饰品,想着或许她也是想要攒钱买圣诞礼物才接下这份工作的吧,鸟居突然想要回应她卖力的推荐。
“我会去看看的。”微笑着说了声加油之后,女孩子用明亮的声音道答道:“谢谢您的惠顾!祝您幸福!”
鸟居点点头,朝她所指示的方向走去。

搭着电梯来到卖场,虽然已经是吃晚饭的时候,但是商场里的顾客却依然多到令人不安。店员们卖力的吆喝声,孩子们吵嚷着要礼物的声音,女孩子们像发现新大陆一般冲向打折区的惊呼声,让鸟居感到有些喘不过气来。
虽然一时兴起进来这里,但是鸟居却不知道自己要买什么。要送给家人的礼物早在上个月就已经准备好了,寄给远方朋友的贺卡也已经发送出去了。站在一人多高的北极熊玩偶面前,鸟居想起来,他和加茂田还有个约定。
空手过去似乎也不太好,可是,如果带太贵重的礼物过去加茂田一定会误会,那么,要选择什么好呢?
一个柜台一个柜台走过去,鸟居寻找着适合加茂田的礼物。
皮鞋,不好,自己并不知道加茂田的鞋码。
手套,好像太过亲密了些,还是算了。
打火机,加茂田似乎不抽烟。
运动器材,抱着个篮球去见面似乎有点不太合适耶。
衣服,不知道加茂田喜欢什么款式的。
点心,好像又太随便了点……

鸟居烦恼地走来走去,每个柜台前都围满了人在挑选自己喜欢的礼物。可是自己连加茂田喜欢什么都不知道,还真是失败的选购。
想着还是算了吧,不带礼物去应该也没关系,毕竟自己现在和加茂田只是普通朋友关系,送礼物有点奇怪。而且,只是两个单身男人在一起见面吃饭消遣时间而已,并不是什么值得庆祝的约会啊……
“先生,挑选礼物吗?”
鸟居一抬头对上了店员亲切的微笑,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画着淡雅妆容的导购小姐问道:“是要送给恋人吗?”
鸟居摇了摇头:“并不是,只是普通朋友……”
小姐立刻了然于胸似的说道:“还没有告白吗?那么可以看看这款香水哦,拥有‘只要送给对方就能够立刻达成心愿’的魔力哦。”说着拿出一支瓶身细长的香水来。
鸟居有点尴尬地说道:“不,并不是那样的关系,对方已经有恋人了……”
导购小姐明智地打住了话题,观察着鸟居的表情拿出了另外一款香水说道:“这款也很不错的哟,无论是作为礼物还是日常使用都非常适合,而且正在做打折活动,不妨试试看哦~”
雪青色的的瓶身上用磨砂法蚀刻出“Remember Me”的字样,外包装盒上的蓝白色小花错落着排列成桃心的形状,鸟居觉得非常适合加茂田清爽的形象。
“可以闻闻看哟~”小姐打开了试用装的盖子,轻轻地在鸟居的手腕上喷了两下,鸟居好奇地抬起手闻了闻。虽然自己对香水一无所知,但是这个味道闻起来很舒服,有着非常清新的香气。偷偷看了看柜台上的标价签,打折后的价格倒不算太贵。于是鸟居买了下这瓶香水,拜托导购小姐帮他包装成礼物的样子。
拿着层层包装好的小小礼盒,鸟居走出了依然人声鼎沸的卖场。或许是今年的圣诞节恰逢周末吧,总觉得气氛比往年浓得多。坐上地铁看着窗外缓缓倒退而去的广告,人群中穿着鲜艳宣传服的那个女孩子的身影一晃眼就不见了,鸟居抱紧了手里的礼物。

24号是周五,从早上开始就有女同事不断地请1、2个小时的临时假进进出出。鸟居问对桌的男性同事:“她们在做什么?怎么好像坐立不安似的。”
男同事用怜悯的眼光看着鸟居,同情地向他解释道:“小鸟,你这样会被叫做宅男哦!今天晚上可是一年一度的平安夜,如果等到下班了回家换过衣服再出来约会,不是浪费了很多宝贵的时间嘛!所以她们提前把衣服放在预约好的宾馆里,下班后直接杀过去!”
鸟居佩服似的点着头说道:“原来是这样,女孩子真是细心。”
“喂,小鸟订了哪家宾馆啊?”
“什么??”
“偷偷告诉你,我和女朋友在PINK定了房间哦,据说那里在平安夜的时候会无限量赠送安全套,很棒吧!”
鸟居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只好暧昧地点了点头后继续自己手边的工作。

快到中午的时候,鸟居接到了加茂田的短信。看到短信中“PINK酒店”的字样,鸟居脑海中瞬间联想到“无限量安全套”几个字,然后立刻感到非常羞耻地轻轻摇了摇头,被周围的情侣团传染到有点不正常了,只是去吃饭而已,加茂田绝对不知道PINK有那样的做法吧,就算知道……就算知道又怎样呢,加茂田和自己只是朋友而已,只是去吃饭而已。
“只是两个单身男人在一起排遣无聊而已。”仿佛是要挥开胸中那微弱的期待一般,鸟居低声对自己说道,然后给加茂田回复了同意的短信。

傍晚的下班铃声一响,办公室里立刻爆发出女性们雀跃的欢呼声,以让鸟居看到傻眼的超迅速动作整理好东西,高跟鞋集团笑闹着欢快地走出了办公大厦四散而去。男同事们装作若无其事地样子手下的动作却一点也不慢,短短几分钟,整个办公室就只剩下鸟居和几个要留下加班的同事。那几位已经有了家室、对于过节常感头痛的男同事此时用了微妙的表情招呼道:“鸟居,快点走吧,女人着急起来可不好对付哦!”虽然很想纠正他们的说法说“我才没有什么女朋友”,但是似乎会越抹越黑的样子,最后只是道了声“辛苦了,下周见”就离开了变得冷清起来的办公场所。

加茂田预定的地点是PINK酒店的旋转餐厅,鸟居对这些事情一向不太了解,按照加茂田的短信指示来到了PINK酒店的门口却并没有看到加茂田的身影。等了大约15分钟左右,鸟居觉得有点冷了,于是拿出手机拨打了加茂田的电话。在等待铃声过去之后只响了一声“嘟——”就再也没有了声音,再次拨打过去时,对方却已经切换到关机模式。
鸟居有点不安起来。
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能过来吗?还是工作一直没有做完正在加班?或者手机坏掉无法接通?
或者,是芝田回来了。
鸟居的心脏扑通扑通跳了起来。如果芝田为了和加茂田团聚,从大阪赶回来,那么自己和加茂田的约定肯定要取消了。但是,为什么不接电话?只是说一声“不能来了“也好过让自己在这里傻等,还是有着不能接电话的理由……
相爱的情侣似乎无论怎样亲热都感觉不够,就在大街上紧紧拥抱着亲吻起来,看到那些纠缠在一起的身影,鸟居忽然明白了。
加茂田与芝田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程度,自然也会上床吧,芝田已经出差好几天了,如果是为了和加茂田团聚赶回来,两个人一定很珍惜在一起的时间吧。
想到这里,鸟居的心脏感到一阵莫名的疼痛。看着手中那点缀着塑料花的礼物,鸟居觉得自己好像被这世界所抛弃。脸上感到几丝冰凉,抬头一看,下雪了。
雪花好像喝醉了一样飘飘摇摇从空中落下来,人群中爆发出喜悦的欢呼声,白色圣诞节,爱情的盛会。
摸了摸冻得冰凉的脸颊,鸟居将礼物收进包里准备离开这与自己格格不入的地方。

就在鸟居转身要走的时候,店里走出一位穿着制服的服务生,在门口用小型扩音器喊道:“请问附近有没有一位鸟居先生?与加茂田先生有约的鸟居先生,听到请速到PINK大厅!”
鸟居吃了一惊。自己的名字被送扩音器里喊出来还是头一次,非现实的场景让他一时间忘了回答。那服务生见无人应答准备再喊一次,鸟居立刻冲上去说道:“我是鸟居,和加茂田约在这里见面!”
服务生用“得救了”的表情说道:“啊,太好了!有位加茂田先生打电话到前台来让我们播这样奇怪的启示,还说如果不播送就要炸掉酒店……”鸟居惊讶地问道:“究竟是怎么回事?”服务生摇了摇头,带着他来到大厅。
前台接待小姐用紧张的神情递出了电话听筒,刚才说了一句“我是鸟居”对面就传来加茂田好像要掀翻房顶一样的吼叫:
“小鸟!!太好了!!你没有走!!手机、手机没有电了!途中遇到车祸!堵车堵得完全走不动!!!”
鸟居被这巨大的音量吓到,只听到“车祸”两个字,不自觉地握紧了听筒问道“什么?发生了车祸?加茂田你没事吧?!”
“不是我遇到车祸!是别的车发生车祸堵住了路!我现在下车在路边电话亭给你打电话!小鸟你报我的名字先进去吧,我估计还要一个小时才能过去!小鸟~一定要等我啊~!”加茂田用仿佛要哭出来的声音喊道。
知道了加茂田安然无恙,鸟居从刚才就悬着的心放了下来,轻声安抚到:“不要着急,慢慢过来就好,我会一直等你的。”加茂田再三叮嘱鸟居一定要等自己,这才勉强挂了电话。
鸟居非常不好意思地向服务人员道歉说道:“非常抱歉,朋友太着急了才会口不择言,给您添麻烦了。”服务员温和地笑了起来,说道:“每年圣诞节都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哦,不过因为真假难辨,所以还是稍微紧张了一下。既然没事就好啦,请进来享受美好的圣诞节吧。”
鸟居看了看飘着雪的户外,并没有进入加茂田定好的座位,而是在大厅靠近落地窗的沙发上坐了下来。服务员送来温暖的咖啡,鸟居一边翻看着休闲杂志一边不时抬头看看窗外,雪似乎越下越大了。

咖啡见底的时候,PINK的门突然被大力推开,一个男人好像暴风雨一样冲了进来,没等鸟居看清他的样子,男人又一阵风似的冲到鸟居面前。
是加茂田。
头发上落了很多雪,被室内的暖气融化成细细的水流划过脸颊,鼻子和眼睛通红着,胸口急速地喘着气。衣服完全湿透了贴在身上,裤腿下面沾满了泥点,皮鞋已经看不出原本的颜色。手里抱着的白色纸袋被紧紧地护在大衣下似乎一点都没沾到雨水的样子。
鸟居皱了皱眉头关切地问道:“怎么这么狼狈?说了慢点来就好了,我会在这里等你的。”
“我想早点见到你,所以跳下车自己跑过来了。”加茂田牵动着冻得有些僵硬的唇角想做出微笑的样子。
鸟居一时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好想抱紧他,好想温暖他,好想吻他,这样的冲动在胸中翻滚着,叫嚣着。他用微微颤抖的声音说道:“傻瓜。进去吧,这里好冷。”
加茂田眯着眼睛笑了。

虽然迟到了,但是酒店却并没有取消他们的预定,服务生笑着说每年都会有不得已迟到的情侣,如果只是因为意外而被取消了精心准备的平安夜活动,未免太过遗憾,所以酒店在节日的时候是不会随意取消预定的。
加茂田选择的位置是一个非常安静的角落,柔和的灯光照在精致的餐点上,窗外是飘着雪的夜景,绚丽的烟火不时划过黑暗的夜空好像打开了通向天堂的门,加茂田和鸟居的身影倒映在玻璃窗上有着柔和的轮廓。
服务生体贴地拿过毛巾让加茂田擦干了头发,淋湿的大衣也被拿去清洗烘干。
“拜托了,一定要快些弄干哦,不然一会出去会死人的。”加茂田开玩笑般地如此拜托着服务生,服务生始终保持着营业用微笑不断地回答着“是、是”。
“让你等这么久,真是不好意思。”加茂田双手合十向鸟居致歉到。
“并没有很久,不用太在意。”
“东西还合口味吗?”加茂田小心地向鸟居询问到。
“嗯,很好吃,这个酱汁的味道做的很好哦。”
“太好了,你的口味跟以前一样没有变,我还怕自作主张点了东西你会不喜欢。”加茂田放心似的说道。
“你还记得我的口味啊。真怀念以前的时光,记得以前我们经常交换便当的。”鸟居说着露出了怀念的表情。
“是啊是啊,好想再在楼顶悠闲地吃一次便当呢。工作之后都没有机会轻松地吃饭,每天都是汉堡包牛肉饭、牛肉饭汉堡包来来回回地吃,现在我看到M记的店铺招牌都有大喊‘饶了我!’的冲动。”
“噗,是这么辛苦的工作吗?”
“虽然有些辛苦,但是也蛮有趣的,而且薪水也不错,所以目前还没有换工作的想法。”
“上次听你说是销售类的?”
“是的,我是下游的销售,芝田是上游的设计哦。”
刚说完,加茂田立刻露出“糟糕了”的表情,偷偷窥探着鸟居的表情,对方似乎没什么反应。
“这样啊。”
“是的……”

话题就此中断,微妙的沉默降临在两人之间。
虽然鸟居并没有露出任何表情,但是却显得有点心不在焉。加茂田努力想用其他话题打开气氛,鸟居的回应却并不积极,只是默不作声地吃着餐点。最后,加茂田挫败地放弃了寻找话题的努力。
红酒苦涩的味道在舌尖扩散开来,加茂田心中充满了沮丧。
六年前的那个夏天,他开始和芝田交往,也就是在那个时候,鸟居开始疏远自己。当时自己正陷入人生的混乱之中,并没有觉察到鸟居消无声息的远离,回过神来时,身边就只剩下分分合合的芝田。鸟居去读了哪所大学,毕业后做什么工作,现在住在哪里,加茂田一无所知。如果不是同学会上的重逢,或许自己这一生就要与鸟居擦肩而过了。
六年的时间把鸟居从当初那个认真到有些木讷的少年变成了成熟的社会人,不变的是他依然沉稳的微笑与偶尔露出的哀愁的神情。同学会上看到这样的鸟居时,加茂田隐藏了多年的对他的爱恋被再次点燃。小酒馆里的喧闹好像是另外一个世界的事情传不到耳朵里,自己只能盯着鸟居的侧脸一杯又一杯喝下淡而无味的啤酒,即使身边坐着交往了很多年的芝田,他依然无法把眼神从鸟居身上转开。
逃不掉了——这是加茂田当时唯一的想法。
在交换电话号码的时候,自己问鸟居“我们究竟怎么了……”,他只是一脸落寞地看着自己,然后微笑着离开了。
自己当时伸出的双手,并没有能挽留住鸟居离去的脚步。放下手臂的那一瞬间心中有什么东西轰然倒塌,就那样在雪地里蹲着哭泣起来,直到芝田找出来才勉强止住了眼泪,被询问“眼睛怎么这么红?”,只能用“喝太多酒吐得好难受”的借口蒙混过去。
从那之后,自己便陷入了深深的后悔之中。
想要鸟居,只想要鸟居。
每天都在被这样的心情所煎熬。想去找鸟居却不知道该用什么理由,而且自己完全不知道鸟居会不会接受自己。不,就算鸟居不接受自己,自己也要向鸟居表白自己的心情。他不要永远都后悔着为什么当初没有告诉鸟居自己喜欢他。他已经错过了六年,不能再错过了。
再错过或许就永远没有表白的机会了——加茂田这样告诉自己。
这时刚好芝田出差不能回来过圣诞节,加茂田便趁机约鸟居出来准备向他说明自己的感情,谁知道一开始就遇上塞车迟到,吃饭时似乎还说错话让气氛变冷。
加茂田无比忧郁地喝着酒,红酒很苦,却苦不过自己心中那无法言说的感情。

“……你……加茂田和芝田,准备什么时候结婚呢?”长久的沉默之后,鸟居突然问加茂田。
“诶?结婚??”
“上次同学会……”
“同学会上我这样说了吗?没有吧!”加茂田突然提高声音否定到。
“但是……”
“我绝对没有这样说过!”
鸟居不知道加茂田为什么忽然生气起来,于是不再说话。

好想离开这里。鸟居痛苦地想。
显而易见,加茂田对芝田是认真的,认真到不愿意别人打听她的隐私。加茂田越是重视芝田,就越发显出自己的悲惨。心中那最后一丝期待被加茂田打破,鸟居一刻也不想待在这里了。
看了看手腕上的表,鸟居低声说道:“时间不早了,我该回去了,谢谢你的招待,今晚我过的非常开心。”说着站起来就要离开。
“真的开心吗?小鸟。”
鸟居回过头,看到加茂田站在身后看着自己,用仿佛要死去一般的虚弱声音说道:“小鸟,你要回去了吗?”
鸟居无法摇头也无法点头。加茂田慢慢地走过来,将一直放在身边的白色纸袋递给他,低着头说道:“送给你的礼物,圣诞快乐,小鸟。”
鸟居接过看起来分量不轻的纸袋,用手轻轻拍了拍加茂田的肩膀问道:“加茂田,你没事吧?”加茂田摇摇晃晃地朝门外走去,放佛没有听到鸟居的声音。
“加茂田,你怎么了?”不放心让他一个人就那样子回去,鸟居追上去再次询问到。加茂田突然用手捂着嘴巴干呕起来。
鸟居慌了手脚,用肩膀支撑起加茂田的身体想将他带去洗手间。
远处的服务生看到这种情况,立刻赶了过来问道:“需要帮忙吗?”
“我朋友喝醉了,我想带他去洗手间……”
“请问您是几号餐桌的客人?”
“好像是,9号……”
“9号的客人有在上面预定房间哦,如果是喝醉了可以直接去房里休息。我来帮您拿东西吧。”服务生说完体贴地接过鸟居手上的纸袋与公文包,鸟居扶着似乎站不太稳的加茂田进入了电梯。
服务生领着鸟居进入加茂田预定好的房间后,说了声“我帮您拿些解酒的药来吧”就离开了,房间里只剩下鸟居和加茂田两个人。
鸟居将加茂田带到洗手间,轻轻拍着加茂田的背部帮他催吐,加茂田一脸痛苦却什么也吐不出来。鸟居这才注意到,刚才加茂田似乎没吃什么东西一直在喝酒。
问他“吐得出来吗?”加茂田摇了摇头,于是鸟居扶着他回到了房间让他躺在床上。

服务生送来了解酒的药,鸟居倒了一杯水来到床边,轻轻摇着加茂田:“加茂田,起来,喝点水会舒服一些。”加茂田挣扎着拿起水杯一口气喝光了水,然后又倒回了床上。
鸟居看着这样的加茂田,不知道该不该离开。
房子里暖气很足,鸟居穿着大衣感到有点热,于是脱掉了厚重的大衣,一转身却看到加茂田坐在床上一动不动看着自己。
“这会感觉怎么样?有没有舒服一点?”鸟居问道。
加茂田默不作声。
看到他似乎是清醒过来的样子,鸟居说道:“如果你没事了,我就先回去了。”
加茂田还是没有回答。
鸟居的心感到一阵悲哀。
他拿起刚刚脱下的大衣,提起公文包,朝加茂田点点头,再次说道:“那么,我走了。”

没有可以期待的事情,原本就不该期待会发生什么。选在PINK又怎样,订了房间又怎样,喝醉了又能怎样。自己是怀着龌龊的念头来和加茂田见面的吗?还是加茂田其实已经察觉到自己对他的感情所以突然生气起来。啊啊,这种丢脸的样子,在平安夜一个人从酒店走出来,简直是丢脸到惨不忍睹的程度。
意识到自己对加茂田抱持的不洁想法,鸟居几乎被羞耻感所击倒,恨不得立刻消失掉。
他快步走向门口,握住把手拧开了门。
一只冰冷的手掌从后面伸过来包覆住了他打开门的那只手,加茂田的身体从背后压上来。
“小鸟,你要回去了吗?”
在耳边吐出气息与手掌的冰冷截然不同,火热而潮湿,鸟居的身体无法克制地颤抖起来。
“加茂田……”
“小鸟,我醉了……”
“加茂田……”
“我喝醉了……你也醉了……对不对?”
“加茂……唔!”
双唇落入了更加火热的唇间,门锁被关起来的“咔哒”声鲜明到刺耳的程度,手中的衣服掉落下去,脸颊被加茂田用冰冷的双手抬起,看到他湿润的眼睛,鸟居的呼吸急促起来。
仿佛要吸出灵魂一般的深吻让鸟居头晕目眩,加茂田不知疲倦地啃噬着他的双唇与口腔,舌头被吸得发疼,鸟居却不想结束这个吻。
他喝醉了——不,他没有喝醉。
——就当做自己和他都醉了吧。
我现在只想要加茂田……

加茂田用痛苦似的的声音呼唤着鸟居:“小鸟,别走……别走……陪着我……”
鸟居低声呢喃着:“我不走……加茂田……我、我……”

加茂田的身体覆上来的时候,鸟居流下了泪水。
——神啊,就算只有一次也好,请原谅我,把加茂田给我吧。

感到非常寒冷,加茂田下意识地朝着更加温暖的地方蠕动过去,结果掉下了床。
有一瞬间,他不知道自己在什地方,看着陌生的房间他努力地整理着回忆,然后加茂田的脸一下子变得苍白起来。
随手拿起床单裹在身上,加茂田跌跌撞撞爬起来在房间四处找寻起来。
没有,什么都没有,鸟居不在这里。
加茂田开始怀疑,自己昨晚是不是做了一个荒唐的梦。不经意间看到电视柜上放着一个小小的盒子,拿下来发现下面压着一张纸条。

加茂田:
圣诞快乐,这是礼物。
鸟居

撕开层层的包装,加茂田拿出了那个蓝色的小瓶子,瓶身上“Remember Me”的字样好像鸟居落寞的笑容。
加茂田颓然地坐回床上。
自己做出了不可挽回的事情。

穿衣服的时候,加茂田看到自己送给鸟居的白色纸袋整齐地放在桌子上,没有打开过的痕迹。他拿出纸袋中的厚厚的画册——那是他花了很多功夫做的和鸟居的回忆相册,贴满了两人年少时的合影,他还细心地写上了文字,想着如果告白成功就让鸟居写上返文——但是现在不需要了,他失去了鸟居,甚至连朋友这个身份也不能保有。他不知道鸟居会怎么看自己——自己的确是有点醉了,但是绝对不是神志不清,他趁着酒劲强拥了鸟居,鸟居哭了。他一定很难过吧,却无法拒绝自己——鸟居就是这样温柔的人,从来都这样温柔地对待自己,而自己却一直在伤害他。
已经不行了。
看到纸袋的时候他就明白,他和鸟居已经回不去了。鸟居没有收下礼物就是对自己无声的拒绝。
加茂田抚过照片中鸟居稚嫩的脸,轻轻吻了上去。

鸟居回到家里时已经是中午了。母亲问他“去哪里玩这么晚也不打个电话回来”,他只是说“喝多了住在朋友家忘记跟家里打招呼了”,母亲也就不再追问。这让鸟居再次意识到自己已经是个成年人了,可以决定自己的想法与行为。
所以,他并不后悔与加茂田度过的一夜。
那是多么让人不舍得放开的双臂啊。加茂田眯着眼睛笑着吻他的样子,在耳边低声呢喃着“爱你”的声音,进入自己身体时惊人热度,连划过脸颊的汗水都带来无比伦比的快感与战栗。他从来不知道与人相拥是这样温暖而满足的事情,那汗湿的胸口里平稳的心跳声好像麻药一般让人上瘾。好想就这样躺在那令人安心的怀抱中永远不醒来,一边祈祷着黎明永远不要到来,一边为逐渐泛白的天空感到悲伤不已。
用手指轻轻触碰着冰冷的双唇,那里还残留着加茂田啃噬过的痕迹——当这痕迹消退的时候,自己就该忘了加茂田。
他非常清楚地知道,这段感情不可以说出口,更不能再进一步。
回忆啊,就像浦岛太郎手里的盒子,一打开就物是人非。
自己选择了打开盒子,所以再也不能做加茂田最好的朋友了。望着他熟睡中的脸庞,鸟居久久不愿离去,但是最后还是放下礼物轻轻地消失了。
就这样消失在加茂田的人生里,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自己那苦涩的、令人悲伤的初恋,在六年后以这样的方式静静地结束,鸟居的心好像沉入了不见底的冰湖之中。
或许自己这辈子再也没有办法谈恋爱了吧。
望着镜子里的自己,鸟居寂寞地笑了。

周一早上的办公室总是充满了莫名的怨念,同事们一副爱困的样子强打起精神做事,鸟居虽然没有像他们那样脸上写满“上班好麻烦”的意思,但是从前天开始的低烧让他的工作效率大打折扣。
好不容易等到午休的时间,却没有什么胃口去吃饭,于是泡了速溶咖啡回到座位上慢慢地喝着。对桌的男同事看到鸟居没有出去吃饭的样子,于是凑过来问道:
“喂,小鸟也很倦怠吗?”
“什么?”
“平安夜很嗨吧?”男人说着露出让人讨厌的暧昧笑容。
“女朋友一晚上都不准我休息,早上起来太阳都快变成黄色了。”虽然这样抱怨着,但是却掩盖不住语气里满满的炫耀之意。
“小鸟呢?过的怎么样?”
禁不住不是女性却一样爱八卦的同事的纠缠,鸟居说了声“我出去透透气”离开了座位。

大厦外面非常冷。圣诞节的积雪虽然已经被清扫掉,但是空气里冰冷的寒意却越发浓重了。小鸟走到附近的公园里,找了半天也没有看到可以坐下休息的位置。身体不舒服却还要走来走去,鸟居感到有些烦躁。最后他不顾会不会弄脏衣服,坐在了儿童用的秋千架上。
铁制的链子非常冰冷,鸟居开始后悔怎么没带手套出来。摸了摸额头,温度似乎又上去了,呼出的白色雾气模糊了眼镜,鸟居摇晃着身体感到了微微的倦意。下半身有着非常沉重的麻痹感,弯腰时侧腹的肌肉会微微抖动起来带出针刺般的疼痛。
“好想躺一躺……”
喃喃自语地说着,算着时间差不多了,鸟居准备起身回办公室。

“小鸟!”
听到有人喊自己的名字,鸟居反射性地抬头看向来人。
是加茂田。

快点站起来,快点离开,快点。
一面在心里催促着自己,一面抓紧秋千的链子撑起了身体,脚下一滑却差点摔倒。
“小鸟!”
加茂田叫着跑过来扶住了鸟居。
“你没事吧?”
鸟居低着头不说话,微微撤开了自己的身体。
加茂田满脸惊愕。看着从自己手中离开的鸟居,他露出了痛苦的表情。
“小鸟,对不起。”加茂田颤抖着着说道。
鸟居抬起头,用难以置信的表情看向加茂田。
心脏仿佛被人重重打了一拳,痛苦得喘不过气来。加茂田为什么要向自己道歉?他想起那天晚上的事情后悔了吗?是要来否定那天的事情吗?
我不要!
心中如此喊着,鸟居跌跌撞撞地向前走去。
快点离开,不要听,不要想,不要否定,不要看——那个人不是加茂田。

“小鸟!”
加茂田的声音从身后传来,鸟居置若罔闻。
“我爱你!”
已经不行了——无法再欺骗自己装作听不到了。鸟居双膝一软跪倒在冰冷的地上。
“小鸟!”加茂田冲了过来扶住了鸟居倒下的身体。

“……我不会再去找你,也不会再跟你见面。”鸟居用仿佛哭泣一般的声音说到。
“所以,别说对不起……别否定我唯一拥有的回忆……求求你……”
泪水落在地上画出小小的黑色斑点,鸟居无声地哭泣着。

“那是,什么意思?”
加茂田抱紧了那个楚楚可怜的身躯,在鸟居耳边用无法置信的喜悦声音问道。
鸟居摇着头不肯回答。
“小鸟,我爱你,告诉我吧……”
“因为睡过了所以有这样的义务吗?”
加茂田忽然大力拉起鸟居,双手扶着他的脸庞怒吼道:
“你以为我是那种轻浮的男人吗!我喜欢了你七年你知道吗!你以为那点酒就能让我跟男人上床吗!你以为光是义务感就能让我对男人表白吗?你把我的心情当成什么啊!!鸟居你听好了:我,加茂田,一直爱着你!”
鸟居被这突如其来的表白震惊到无法言语,他不敢相信加茂田竟然也爱着他。他张大了眼镜看着加茂田说道:“我不相信,我不相信……你怎么会……”
“为什么不相信我!小鸟!我爱你!啊啊,我偷吻过你,对你产生过非分之想,六年前的夏季露营我就应该向你表白!如果当时没有犯下不可原谅的错误,我们也不会分开这么久。小鸟,相信我吧,我一直爱着你。”
鸟居偏过头仍是无法相信,低声说道:“加茂田,我是男人……”
“那又怎么样,喜欢你就是喜欢你。”
“我们好久没见面,你不了解我……”
“那又怎样,无论你变成什么样子我都喜欢你。”
“你……已经有芝田了……”
加茂田怔了一下,缓缓说道:
“那又如何,爱情不是义务,我再也不会逃避了,我会跟芝田说清楚的。”
“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还是说,小鸟,你根本不喜欢我,我的告白对你造成了困扰?”加茂田说着露出悲伤的表情。
“并不是……那样……只是……”
加茂田吻上了那寻找着语言的双唇,紧紧地抱着鸟居,想将自己对他最深切的爱恋通过行动传达过去。
“小鸟,我爱你……接受我吧……”
“加茂田……”接吻间隙鸟居发出甜美的喘息。
“简直……难以置信……加茂田……我好高兴……”
“呐,小鸟也喜欢着我吗?”
“喜欢……我喜欢加茂田……一直都喜欢着……”
那不断诉说着喜欢的表情太过诱人,加茂田恨不得将这可爱的东西一口吞下去。
“小鸟,我们重新谈场恋爱吧……谈场只属于我们的初恋。”
“嗯 。”
在加茂田温暖的怀抱里,鸟居颤抖着用力点了点头。

我那最重要的初恋啊,现在才要开始。

-END-

0 Comments

No Comment.

每天都在认真干活【大雾
濑户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