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夜思]怀河朔夜

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人。
那个夜里,有个孩子的笑容像溪流里溅起的清澈水花一般纯真而炫目。

在我这个年龄,称呼他一声孩子也不显得突兀,虽然时隔千年,但是他的时间早已凝固。像千千万万句他说过的话一样,像我们头顶的星空一样,亘久不会再改变。
夏虫鸣,我想知道有多少人为他流下过不甘而遗憾的泪水。
一声接着一声的虫鸣,像一曲长长的长长的挽歌,终夏不止。直到所有的眼泪都升华为一个了然于胸的眼神,直到所有的思念都烧成了长夏的一段记忆。
是谁的微笑堆砌成百层的高塔,是谁在塔顶轻声呼唤。那个名字是写在谁的心里走过霜冷长河,写在谁的掌心不敢回望。我曾记得他柔顺的眉眼与瘦削的肩膀,那个肩膀替谁扛起了一片天,那个肩膀保护了谁的白发如雪染。

怀河朔夜夏虫鸣,似问故人归不归。

我便写这首挽歌给你,你要睡的安稳。

也许你真是哭得太累
也许,也许你要睡一睡,
那 叫夜鹰不要咳嗽。
蛙不要号,蝙蝠不要飞,
不许阳光拨你的眼帘,
不许清风刷上你的眉,
无论谁都不能惊醒你,
撑一伞松荫庇护你睡,
也许你听这蚯蚓翻泥,
听这小草的根须吸水,
也许你听这般的音乐
比那咒骂的人声更美;
那 你先把眼皮闭紧,
我就让你睡,我让你睡,
我把黄土轻轻盖着你
我叫纸钱儿缓缓的飞。

1 Comments
2008/10/13
| |

看到最后那个“纸儿” 我战栗了
博主 对 采 的回复: 2008-10-14 00:20:20
你看错了,是“纸钱儿”= =少了个钱字就掉价多了。
PS一句,这是闻一多先生的诗。

每天都在认真干活【大雾
濑户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