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慈悲

一年总是很快过去,尤其是在这样一个多事之秋。从年初所有人都在家里隔离,我们却不得不在办公室继续工作,忍受着些微恐惧的心情保证着城市的运转,到现在虽然大家嘴上还是在谈论着疫情或是对未来的担忧,但是在这个国家,最糟糕的时间已经过去了,甚至因为度过了这场劫难而获得了难能可贵的自信。

我还是在做着平凡的工作,兼顾着喜欢的兴趣,并且发现了新的关注点。昨天打开博客的时候,心想着,啊,一年了,我没有在这里更新,会不会有人觉得我可能已经不在了(笑),而且昨天完成了一件拖了很久的工作,将做好的本子发布出去后心里感到非常轻松,在很短的时间里获得了很好的反响,自己也感觉这些辛苦都是值得的。
发布的本子是许多人翘首以盼的U.F.O.老师的团兵同人志《满月之业》,包含了转世、ABO、黑道等元素,但是其氛围却令人感到深沉的感动与莫名的羡慕,似乎抛开了原著,这就是所有人共同祈求的真正的结局——他找到他,他想起了他,他们在一起了。

在这样感动的心情尚未消散的时候,今天却意外得知了《拥抱春天罗曼史》这套经典著作的大结局,在被告知洋二意外死亡的那一刻,“如坠冰窟”这四个字伴随着徘徊于冬天的寒冷降临于身,一时间我甚至无法判断这是一个恶劣的玩笑或是以讹传讹的fake news。我不断在网上搜索,外网内网,最终在微博得到了确切的消息——是在,在4月的时候,重启的第六卷宣告了这部漫画真正的最后的结局——洋二意外死亡,岩城先生在洋介的陪伴下活到了80岁,在最终的梦境里,金黄色头发的洋二温柔地再次拥抱了岩城先生,一起去往了没有任何苦难的天国花园。
在写下这些文字的当下,我无法抑制自己泪如泉涌。尘封了许久的、关于死亡的一切回忆,在这一刻以他们凝固着的最残忍的一幕涌现到我的眼前,我甚至不需要刻意回想,那些曾经鲜活的、现在却永久沉默了的我爱过的人物就如走马灯一般在我眼前浮现出来。
那是北都带着泪的倔强脸庞、是星史郎永远无法诉说完整的表白、是玉鼎的红水阵、是烈火中扑向利夫怀抱的该隐、是罗连士手里的气球、是被怜二拥抱着的史贵说出的“真幸福啊”,那是在摇椅上喃喃自语说着“我过没有梅尔的日子和有梅尔的日子已经一样长了”的肯、是沉入黄金河水的卡鲁洛斯、是微笑着面对阿修罗手中剑的龙王、是孔雀早有觉悟的牺牲、是仰木高耶最终看到的大手町。

现在轮到了香藤洋二和岩城京介,那些一起走过的时光,互相依靠的温柔,在命运——或者说作者——的恶意拨弄下,全部终结在一个黑夜结束的黎明。我曾经为之心醉神迷的kiss of fire永远定格在那个热烈的夏日,南国的小岛,耀眼的阳光,比阳光更加耀眼的香藤洋二和岩城京介。我永久地失去了他们。

没经历过的人,不会明白我因何而痛哭。他就像我在17岁时为利夫痛哭失声的那个下午,是对美好被毁灭的愤怒,是为受苦的人离开这个苦难的尘世而发出的喜悦的悲鸣,是为了感谢他们曾经填充了我空洞内心而付出的仅有的珍贵的珍珠。
一切都在不断地流逝,曾经伴随我成长成熟的一切都在逐渐地远离我的视线,甚至于这个世界。在水上ルイ老师去世的时候,我感到了悲哀,这种悲哀在今天再次被唤醒,他提醒着我【一切众生命,如电旋火轮,如乾闼婆城,速过不暂停】——人的一生仿佛在双眼开合之间就迅速地流走了。

我的外婆,在去世的前一年,有一天喃喃自语道:我总感觉昨天我还是个在门口玩耍的小姑娘,今天竟然我的孙子都这么大了。

史铁生也曾经写道:
【但是太阳,他每时每刻都是夕阳也都是旭日。当他熄灭着走下山去收尽苍凉残照之际,正是他在另一面燃烧着爬上山巅布散烈烈朝辉之时。那一天,我也将沉静着走下山去,扶着我的拐杖。有一天,在某一处山洼里,势必会跑上来一个欢蹦的孩子,抱着他的玩具。
当然,那不是我。
但是,那不是我吗?
宇宙以其不息的欲望将一个歌舞炼为永恒。这欲望有怎样一个人间的姓名,大可忽略不计。】

在这不断循环重生的宇宙里,每一次告别都将成为下一次重逢的伏笔,我们在午后阳光中送走的所爱,或许会在某个深沉的夜晚再次回到身边,他变换了形态,甚至于连灵魂也跳动着别的颜色,但那依然会是这无慈悲宇宙赠于你的最昂贵的礼物——你为此所付出的一切,都在那一刻将凝炼为唇边永恒的名字:love。

0 Comments

No Comment.

每天都在认真干活【大雾
濑户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