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生爱恨海

以前总是爱哭,无论怎样总是先哭一场,哭累了睡一觉,什么都过去了,一切继续。

现在眼泪少的多了。关于自己的事情,总有点既不想说,也不想哭,也哭不出来的样子。或许是知道了眼泪无用,哭泣不过代表无能为力,所以自然而然地,身体也不再把哭泣当做发泄的渠道。太多的情绪,一瞬间,一刻钟,顶多一天半天的,也就过去了,然后该怎么生活还是怎么生活。

爱哭的,和不爱哭的我,心里的黑暗从未减少过。它总是时刻翻滚、不断冲击着理智和心房,只是以前会表现在脸上,而现在却是连那些不容于世的表情也少多了。有人知道我开心的样子,却很少有人见过我的另外一面,我也无意于让别人知道——人终归是要独自一人走过漫漫长夜,即便暂时的同行也并不能改变独行的事实,那又何必在这短暂的旅途中放入太多的感情。所以我的耐心也越发的不好了,不愿意付出什么,也不想从别人那里得到什么。永恒这件事,唯有死而已。

获得感,满足感,被认同感,这些曾经追求过的东西,现在看来也像是笑话一样。人生在世如亘古不变的蓝天,蓝天下的花与草,云与鸟,不过是眨眼间便要消失的过客,蓝天不会向天穹下的万物索取回报,也并不在意万物感受。天地是不仁,因为他是从心底认为万物都是刍狗,所以他也不会觉得自己不仁,这只不过是他的日常而已。

我与这世界的矛盾,根源在于哪里,我自己非常清楚,概不过因为我是个女人。这种完全无法选择无能为力的事情,决定了我这一生对抗的命运。即将嫁给皇太极的大玉儿曾经发出歇斯底里的质问:我的命运,竟然是被一个我完全不认识的、坐在火堆边的路过老和尚决定了!这太荒谬了!

性别就好像那个路过的、坐在火堆边的老和尚,他随口说的一句话,却改变了那么多人的命运。而被这命运摆布的人,却永远无法反抗,无法向始作俑者去讨个说法,去复仇,去告诉所有人“并不是这样的”。

人生七苦,皆因爱憎,我不愿堕入这万丈红尘,也不愿沉浮于爱恨海中。红尘风景好,爱恨自有味,但这对我没有诱惑力,我愿意青灯古佛,或者幽居深山,并不愿痴狂如魔物一般失去了神智与尊严。

小说也好,漫画也好,电影电视也好,那么多的爱恨悲欢,那么多的痴情男女,那么多忠贞不渝感天动地的感情,不正是说明了,这些奇迹并不存在于这个世界吗。人会追求得不到的东西,能得到的东西,往往弃若敝履。与其求而不得辗转反侧,不如一开始便不去求他。未曾见过因为无爱无恨而疯狂的人——疯狂这种东西,本身便是沾染了因果。无因便无果,无果又何来怨憎与执着。

人的一生,总是一个身不由己情非得已的事情。孩子是哭着来到这世界的,生命的初始便是一件悲哀的事情。当他离去时,也总有眼泪伴随。悲哀是贯穿整个命运毫不动摇的基调,无论中间遇到多少欢喜、热爱、执着、痴迷,都抵不过一始一终的两滴眼泪。这眼泪或许有喜悦,但这喜悦里也一定包含着生命无可挽回的悲哀。

我一直相信,这个世界上有太多美好的值得留恋与探索的事情,但我也总是相信,这些事情都与我无关,我不配得到这些,我不追求这些,所以贪欲的触手从不能将我卷入这滚滚红尘的生死爱恨海之中。这便是我的大喜悦,是我存在于世的唯一动力。

我只是愿意站在河边看看万家灯火而已,哪怕这灯火里没有任何一盏属于我,我也并不悲伤。

0 Comments

No Comment.

每天都在认真干活【大雾
濑户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