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来处来,向去处去》——评南枝《嫡子身份——许一世盛世江山》

《从来处来,向去处去》——评南枝《嫡子身份——许一世盛世江山》

最近迷上了原创古代文,一开始看的是种田,这几天又一直在看宫斗宅斗之类的,虽然可看者只十之一二,但是国内原创数量浩如烟海,可看可说可思者倒也有几部。元旦放假三天看完了南枝的《嫡子身份———许一世盛世江山》,算是目前看过的同类型文的个中翘楚,人物塑造的都很不错,所以想趁热打铁写一写感想。

这部小说比较长,差不多有130多万字,作者似乎也是个慢性子的细致人,对方方面面都交代的很清楚,对于喜欢爽文的读者来说可能看起来非常累,但如果耐心看完却会收获颇丰。
故事讲述的是穿越者季衡是天生身体有缺陷的双性人,他甫一出生,在朝中当官的父亲就要摔死这个不吉祥的孩子,身为大商户之女的母亲奋力救下了他并将其带回扬州老家教养。在扬州,季衡和母亲许氏还有舅舅的孩子表哥许达川许七郎度过了平静而封闭的儿童时期。七岁时,因想要求得更好的教育,母亲又带着季衡和七郎回到了京中父亲家里。季衡通过自己的一系列表现让父亲对他有所看重,又被年幼的皇帝选中进宫当了陪读,之后便置身于皇家的夺权漩涡中成为了保皇党。在皇帝孤独而季衡稳重又是保皇一派的环境下,皇帝杨钦显对季衡开始有了不一样的感情,同时还有皇太后的侄子赵致礼与二人纠缠在一起。
宫廷斗争中,季衡的父亲帮助小皇帝一步一步夺回了权力,季衡也帮助皇帝做了许多事情,赵致礼审时度势认为皇帝可堪大任,于是私下背弃家族向皇帝表明了忠心而成为了皇帝倚重的左膀右臂。在斗倒了专权的赵太后,拉拢了辅政重臣李阁老,消灭了想要篡权夺位的吴王之后,皇帝正式亲政掌握了至高无上的皇权。
因季衡少年稳重靓丽非凡,又对自己忠心耿耿,皇帝对季衡的感情越来越深,而朝中对两人关系的议论也越来越多,季衡不堪其扰于是辞去伴读的职位回家与七郎共同攻读科考。此时许大舅却与季家人有了罅隙,利益方面产生了分歧,季衡与七郎一同中了进士,七郎却被家人软禁不得参加殿试。而在常年的相处中,许七郎也对季衡产生了深厚的爱慕之情,并因此不愿意听从父母的意愿成家立业。季衡则因为身体的缺陷,没有接受任何人的爱慕与示好,对皇帝只是忠心,对七郎也是亲情友爱之情。
之后皇帝对季衡越发痴迷,他的总管太监揣测圣意用迷药迷倒了季衡,皇帝在与季衡春风一度时发现了季衡身体的秘密,更加觉得季衡与众不同而不愿放手。季衡则是觉得受了侮辱不愿接受皇帝,而皇帝在无意中探查到季衡竟然怀了自己的孩子,之后借机让季衡知道了自己的情况,同时想要季衡改变性别身份当自己的皇后,季衡坚决不同意,请求皇帝在自己生完皇子之后南下去巡视海防抗击倭寇,皇帝为了让季衡开心于是同意了。
生下皇子之后几个月,季衡南下巡查,皇帝则带着皇子杨麒儿回宫抚养并立其为太子。因皇帝不看重后宫,所以后宫宫妃各怀心思,之前入宫的季衡的三姐更是在疯狂之下毒害太子。
季衡在广州沿海督建海防抗击倭寇海盗,许七郎知道皇上强行占有了季衡并让他生了孩子心中愤懑,于是劫持了季衡准备带他去海外生活,季衡心中放不下与七郎的亲情,但也不能接受他这样的行事,所幸两人在海上偶遇了准备造反的海寇王启,同时得知当年逃脱的吴王三子也在王启手中,于是联合了陆上的赵致礼等人一同歼灭了王启力量,并以杨三公子为诱饵招安了另一海寇势力徐铁虎。季衡得知儿子中毒危急于是赶回京中,而皇帝则对许七郎劫持季衡一事震怒不已,派出杀手暗杀许七郎,许七郎将计就计假死脱身回到了广州大本营。
季衡回京后,多方求医才治好了太子,同时皇帝赐死了始作俑者季家三姑娘,卸了季衡父亲的官职。之后皇帝与季衡感情日笃,季衡又为他生下了第二个儿子杨歆儿,因难产皇帝对二子不喜,却又因杨歆儿长相酷似季衡又对他疼爱起来。皇帝害怕季衡再有闪失,故而不愿让他受孕,但季衡小时候有高僧断言他命中合有三子,因此之后又意外生下了第三子杨笙儿。杨笙儿天生身体不全,与季衡一样是双性人,季衡十分自责因此对杨笙儿百般宠爱。皇帝因为季衡对自己一生帮助巨大又牺牲颇多,于是在杨三公子的指点下经过诸多曲折将季衡立为男后,此后二人琴瑟和鸣传为佳话。至此正文完结。
番外着重描述了几位皇子各自的命运。
杨麒儿心性善良柔弱,在经历了夫妻不和、幼子与妾室相继离世的打击后,对皇位无所眷恋想要出家,在季衡的劝说下他禅太子位于弟弟杨歆儿,自己则在寺庙中参研佛经修身养性。
杨歆儿心性平和淡漠,与妻子和睦,为家族开枝散叶,恭敬兄长友爱弟弟,成为太子后依然十分照顾兄长杨麒儿。
幼子杨笙儿因其双性发育皆不完全,没有生育能力,皇帝与季衡便十分宠溺他。后来他与为他教课的夫子殷纪互相爱慕,殷纪也不以杨笙儿的身体异常为意,结为夫妻十分美满。
许七郎假死逃脱,回家后与兄长们争夺家族权力,在皇帝与季衡的支持下终于成为许家的新一任当家。他的妻子无法生育但十分豪爽,七郎虽心中依然爱着季衡,却也能与妻子成为兄弟之交,在广州扎根。
以上便是全文的概述。

作者的文风平和,文笔较为老练,最突出之处是对于人物的语言把握十分精准,从孩童时的童言无忌,到青年时代的热血奋发,再到人至中年的稳重沧桑,人物的成长从其用语的改变一点一滴体现出来,而不同人物的身份也有着不同的表述方式,并不令人觉得千篇一律,这在其他许多小说里都是没有体现过的。
其次,情节的设置庞大而不杂乱,并没有出现逻辑不清或是含糊其辞的地方,大体上比较重要的人物都有其来处与归处。并且并非一味描写感情,而是通过层出不穷的事件来推进皇帝与季衡的感情,这种循序渐进的模式令人十分信服满足。
最后,就人物来说,几乎没有大的矛盾与走形,通过事件与感情来推动人物性格的不断成熟饱满。全书出场人物很多,但重要的角色都有其比较独特的个性形象,诸如怯懦与独断并行的皇帝杨钦显,少年气盛却被生活打磨平了棱角的许七郎,可爱善良却命运多舛的皇子杨麒儿,勘破生死又难舍人伦的杨三公子,拿得起却也放得下的伶人夏锦,以及自卑自傲自强不息最终参透了人生意义的季衡,这些都是看完书后令人难舍难分的角色,读者似乎也融进了他们的命运当中为其或激动或赞叹或悲伤或茫然,同呼吸共命运。

下来就比较重要的角色一个一个评述分析一遍。

1.季衡
季衡是全文的绝对主角,无论是书名还是情节还是结尾,基本都是围绕着季衡与季衡身边的人来描写,虽是第三人称文章,但很多时候是以季衡的视角来描述,因此读者与他有着天然的亲近感。
季衡是一个现代穿越者,作者进行这一设置,是为了让身为双性但却自强不息的这个性格有来处。季衡若是古代人,思想便不会如此超前,或许身体的残疾会让他终身郁郁寡欢成为时间暗处无足轻重的一滴水,但正因为季衡是现代穿越者,所以他对命运有着不同的见解,他愿意去抗争,去争取,去以不完整的身体博得天下人的赞赏与认同。虽则古人说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但是在那个时代,双性人自然算不得君子,便是要自强也没有底气,而穿越人士季衡则不愿顺从命运,既然生而如此,那便接受现实奋发努力改变未来。
作者只在文章里隐晦地提到过前世的季衡是大家族的私生子,因为家族斗争,他最终是一个人凄惨地病死在医院十分孤苦,这造就了他穿越重生之后,对母亲许氏的依恋与敬重,对爱情的不信任,对人际关系的工于算计。他被皇上强行占有,知道伴君如伴虎,皇帝年幼,诺言与感情皆不可信,于是利用皇帝爱他离不开他的弱点,以肚子里的孩子为交换,为自己争得了一个南下巡查的自由身;他知道父亲因为他身体的残疾而不看重他,于是便借着伴读的便利充当皇帝的臂膀与信使,从而换得父亲对他的忌惮与重视。因为有着上一世的经历,所以季衡大部分时间是冷静自持的,即便是与皇帝的感情,大部分时间看起来也是皇帝一头热而季衡被动接受,尤其是第一个孩子出生后他便抛下孩子和皇帝南下巡防,未免让人有冷漠之感。而他和许七郎之间其实并无过多的共同爱好与志向,但又因为亲情的缘故对七郎没有过分的防备,导致了日后皇帝对七郎的猜忌,甚至于杀身之祸,外人看来似乎也是过分的自私冷淡了。
但是,也因为他上一世的凄惨遭遇,季衡又是一个极重感情的人,理智与情感总是在他心中天人交战,让他压抑着自己的真实欲望。他向往着自由安适的生活,但除了许氏似乎谁也不相信总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地生存着;皇帝对他的爱令他感到痛苦与慌乱,他不相信一个孩子的话,但却不由自主地疼惜皇帝,皆因皇帝与他上一世一样,孤苦伶仃无所依靠,所以他虽然一开始对皇帝没有爱情,但是却心疼皇帝,理解皇帝,而正是这份疼惜让孤独寂寞的皇帝沉沦。他知道许七郎对自己有爱慕之心,但是因为难舍与七郎的总角之情,所以总是狠不下心断了感情。他生了麒儿,知道他在宫里哭闹难安,心中十分不舍,外出巡防也总是记挂着麒儿,得知麒儿中毒,他几乎要不顾一切赶回去,回宫后因为自己没有从小抚育麒儿,便十分疼爱宠爱他,结果却令麒儿过分依恋自己难以担当大任。他生出了残缺的杨笙儿,自觉内疚,甚至于连朝堂之事也管的少了,一心宠溺笙儿,只为补偿他身体的残缺。
季衡就是这样一个缺乏爱却逃避爱,奉献爱却不知节制的人,一如现实中的芸芸大众,懂得很多道理,但感情上总是难以取舍,他希望爱自己的、自己爱的人都能好,但是世事又怎能十全十美, 他年轻时不愿入宫,深恐拘于后宫再无自由,但后来却因着对皇帝和孩子们的爱情甘愿退居幕后相夫教子当一个平凡普通的父亲,教养爱护孩子们。他不愿孩子们像自己与皇帝那样度过孤单而恐惧的童年,所以连年轻时的志向也能放淡,作为心理上完全的男性,季衡做出这样的事情并非不矛盾不痛苦,但是他并不是自己心中所认为的那种利益大过一切的冷淡之人,曾经种种皆因自保,而后来的自己有了足够的力量去庇佑孩子,于是他心中重感情的温柔一面便显现出来。
季衡像极了我们自己,年轻时的意气风发,中年时的百事缠身,成家立业后的矛盾与取舍,直到最后才发现,一家人围炉夜话才是天地间最美好的事情。他有缺点,有错误,但也有担当,有魄力,他不在乎虚名,不愿让皇帝背上骂名,于是能忍耐自己所受的委屈。他心中有天下丘壑,也有儿女情长,他年轻时也曾激烈而雷厉风行,年长后却更加重视家庭。他如一艘孤帆航行的船,在经历了无数的风浪,见过了千般风景之后,终于回到了属于自己的港湾,寻找到了属于自己的灯塔与渔火。繁华落尽,季衡还是那个季衡,季衡却也不再是年少时的季衡了。
这样一个聪明而沉稳,令人喜欢的季衡,他的人生起伏我们或许不能一同经历,但我们依然可以期待,自己也能如他一般找到属于自己的最平淡朴实的幸福。

2.杨钦显
宫斗文很多,写皇帝的文也很多,但杨钦显只有一个。
我们熟知的好皇帝,总是有着九五之尊的威严,不怒自威的气势,睿智而霸道的决断,他们像是神祇在人世间的投影,大多数时候神圣完美,或者说看起来神圣完美。
但杨钦显不是,杨钦显是个凡人,并且是个有点胆小的凡人。
他出生于帝王之家,成长于深宫之中,盘旋于政治斗争中心,他看似不动如山却时刻岌岌可危,他生性冷淡却不得不装作春风化雨的模样去笼络、安慰、利用不同的人,他独断专行却也裹足不前,他爱一个人,有时却不知道怎么去表达这份爱意。他面对孩子们是个好得再也没有的父亲了,但是到了季衡身边,却依然像那个独自病于深宫的小皇帝,又不安又依恋。
他是胆小的,他怕死,怕赵太后,怕生病,怕一个人,怕季衡不愿意接纳他,怕麒儿夭折,怕季衡先走一步;他总是要湿了眼眶哭出来,季衡不爱他,他难受的哭泣,季衡接受了他,他欢喜感动地掉泪,麒儿中毒,他抱着麒儿痛苦地想要死去,季衡难产,他哭得几乎要晕过去,季衡说愿意为他陪葬,他便在大殿上几乎要流下泪来。
杨钦显的这些害怕与哭泣,都是围着季衡,所以他的努力与霸道,冷漠与糊涂,也都为季衡而生。他的心是荒芜的,因着对季衡的爱,才长出了家族的树荫。
他是一个皇帝,但也是一个凡人,有着凡人的七情六欲欢喜嗔痴,他当一个好皇帝,是为了胸中的大理想,想要重造一个繁华盛世,恢复皇族的荣耀,但这又何尝不是为了有足够的力量保护所爱之人呢。当一个凡人有了念想,他便是皇帝了。
对比起季衡那令人甚至有点恼怒的理智冷静,杨钦显更加鲜活生动,年少时的蛰伏,掌权后的霸道,对着季衡时的顽皮,面对宫妃们的冷漠理智,使得他不但不神圣,反而很烟火,但是正因为有了这份烟火气,他才活得像个人,或者说,他一直追求的,便是这身有妻有儿有家有爱的烟火气。
他年少的时候,沉稳的像个老人,长大了,却日渐显露出少年的样子,杨钦显的心里总是装着一个渴求爱的小孩子的。
当一个皇帝并不是很难,当丈夫父亲也没有什么难的,但要当好皇帝,还要当好丈夫与父亲,却是难上加难。杨钦显是有福的,菩萨为了补偿他凄风苦雨的童年,送了季君卿到他身边,他这曾经孤寂的码头,终于也升起了袅袅炊烟。

3.许七郎
很多读者不喜欢七郎,觉得也是第三者,总是要破坏皇帝和季衡的感情。
也有很多读者很喜欢七郎,觉得先到先得,他对着季衡温柔体贴又听话,他俩青梅竹马,七郎才是季衡的良人。
但无论读者喜欢还是不喜欢,七郎与季衡却注定无法在一起。
孩童的时候,七郎好动,总要上蹿下跳爬树下河,季衡爱静,总要板着脸管教七郎。七郎虽是哥哥,却总要听从季衡的话。
年少的时候,七郎鲁莽冲动,季衡心思缜密,七郎做事不管不顾,季衡却要前三后四策划一番。
到了之后,七郎经历了家族的争斗,婚姻的不幸,他受了季衡的情伤,虽是成熟了,却也沧桑了,没有了年少时的鲁莽,似乎也丢了人生的意义。
季衡对七郎只有兄弟之情,七郎却爱慕着季衡。七郎虽爱慕者季衡,却不能为季衡做任何事。他年轻幼稚,无权无势,一不能保人,二不能自保,连殿试也被家人软禁不得参加,他有一腔热情,却没有做事情的手段与办法。
七郎并不坏,也不笨,只是被保护的太好,又突然暴露于风雨之中,并不知要如何自处。他甚至看不出季衡喜欢的不是他这样的类型,只是一心想要和季衡在一起,甚至于反抗家里。
大约人在年少时,总要经历些坎坷才好,来得晚不如来得早,而七郎的坎坷来的太晚了,所以他就在少年与成人之间徘徊着。他在海上与反叛的手下争斗,在父亲去世后与大哥争斗,在劫持了季衡后与皇帝对抗,似乎他已经是一个成年男子了,能够在一方天地里如鱼得水呼风唤雨,但是终究这一切都不是七郎想要的。
七郎最想的,就是回到小时候,他与季衡在扬州的桃花庄,他上树摘果子,季衡在树下看他,还总要说他【你前世一定是个猴儿】,他就开心起来,无忧无虑的,什么烦恼也没有,似乎能一辈子这样言笑晏晏地过下去。
七郎长大了,个子长高了,心里却还是个少年,他沉默着也好,说些好听话也好,管着家里也好,对着妻子也好,他都是淡淡的,没什么波澜,没有什么事情再能在他心里掀起波澜了,他所思在千里之外,面对着当下,纵使举案齐眉,到底意难平。
七郎没有错,季衡没有错,杨钦显也没有错,那么七郎这样的悲伤,又是谁的错呢?
命运,总是送来一些让人既难过又不得不面对的成长,七郎受了这样的礼物,便是我们,也总是觉得很悲凉的。

4.赵致礼
人都有遗憾,赵致礼也有。
但赵致礼于这遗憾上倒并没有摔跟头。
一开始的时候,赵致礼和七郎是很相似的,都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贵公子,赵致礼甚至于敢欺负到小皇帝头上去,他因着家族的势力很是张扬跋扈的。
但他终究不愚蠢,在审时度势之后就背叛家族投诚了皇帝,所以赵家覆灭,他却安然无恙甚至于得到重用,这不得不说是极为冒进的,但这就是赵致礼的本事。
他这一生,唯一的放纵或许就是夏锦,唯一的妄想,或许是季衡了。他愿意养着夏锦,也是因为夏锦与季衡长得像,而他能够放下夏锦,却也是因着他与季衡长得像。
他想着季衡,或许是出于同袍之情,他放下季衡,却也是知道自己终究不能放下一切去做那惊世骇俗之人。季衡是他少年时的一段念想,那时候他还小,还想着能与皇帝一较高下,到了后来,却是将那似有若无的念想化成了更为深沉的守护之情。他因为第一段婚姻的不幸,看到了妻子死去的凄惨样子,便在感情上没有那么多的想法了,他和夏锦那一段情,也不过是排解无处可去的离愁别绪,拿一个相似的人偶权当一时的慰藉。再后来,赵致礼有了孩子,又有了其他的妻子,便收了那些年少时的轻狂,专心当一个为了君王为了兄弟去斩杀的利刃,当一个能够让妻儿安心无忧的大家长,他年少时的那些张扬跋扈似乎都是上一辈子的事情了,隔得很远了,只有坐在自己肩头的孩子,才是沉甸甸的现实。
我看着赵致礼,时常既欢喜又哀伤,这分明便是我们自己,无论曾经多么的热血难平,最终却也是回归到了一个沉甸甸的温暖的现实,年少时的梦与念想,一如多年后前来拜访的夏锦,人还是那个人,情却不是那段情了,究竟是哪里改变了,说不出,大约是时间带走的太多,便也分不出留下了什么吧。

5.杨麒儿
若要说我最喜欢的人物,那大约就是杨麒儿了,比喜欢他爹爹还要再喜欢一些,甚至于是很爱很爱他了。
杨麒儿一开始大约是不受季衡欢迎的,那时候的季衡还很年轻气盛,又没有很爱很爱皇帝,所以连带着皇帝种在他身上的这个儿子,也没有多少感情,毕竟这是他耻辱的见证,是他最不愿面对的自己身体上的缺陷带来的结果。
但是皇帝是爱他的。
皇帝大约是觉得,有了孩子,季衡就会如女子一般当自己的妻子,孩子是他和季衡的纽带,是他对季衡爱的见证。皇帝的爱是盛大而浓烈的,于是对杨麒儿也便觉得是【爱的结晶】了。
杨麒儿生下来,季衡没看他几眼便要逃到南方去了,他没有理清自己和皇帝的关系、感情,于是便不知道怎么面对这个没有前提的结果,他爱麒儿,心疼麒儿,但那时的他,更在乎自己男人的身份,自己的远大理想,自己的雄心壮志,杨麒儿于他便是可有可无了。
杨钦显眼泪汪汪地抱着杨麒儿回宫去了,他看着柔弱的杨麒儿,心里便想到那个让他又甜蜜又苦涩的君卿,想到他的冷漠与愤怒,想到他可能并没有爱着自己和麒儿,心里便愈发的爱着麒儿了,麒儿是他与君卿相爱过的证据,是他最爱的人为他带来的礼物,他看着可爱的麒儿,就觉得日子也有了盼头。
杨钦显没怎么尝过母爱,便是连父爱也是很少,他一想到季衡那个绝决的样子,便觉得麒儿和自己一样孤苦无依,他的母亲不要带着他,他的父亲又是一个皇帝,他在奶娘和宫女太监堆里长着,可是他们又怎么能给麒儿爱和温暖呢。杨钦显就很心疼他,他在麒儿面前就不再是一个高高在上的威严的皇帝了,他是麒儿的父亲,也成了他的母亲,他抱着麒儿,就像抱着曾经的自己,他不要麒儿像他一样很孤单。杨钦显总是怕自己对麒儿的爱不够,他心疼麒儿没有母亲的呵护,心疼他那么小就被人下毒,他对着赶回京的季衡就难过的哭了,说他很怕麒儿挺不住。
麒儿病好了,皇帝和季衡的感情也好了,但是又有了杨歆儿,再后来又有了杨笙儿,因着杨笙儿的身子,季衡便对他很在乎,杨麒儿长大了,要学着做一个太子,一个皇帝了。
麒儿聪明善良,他爱着父母兄弟,也爱杨钦治的琴和笛子,爱一切美好热闹的事物,只是他的感情却那么地不顺遂,他的孩子、妻子相继离他而去,他喜欢一个漂亮的小戏子,但却被大义压着不敢说,或者说,他也不知道那是不是爱,或许只是一种爱怜,一种欣赏,总之,麒儿越是长大就越是不快乐,最终这种不快乐要压垮了他,他就想要出家去。季衡来安慰他的时候,已经十八岁的麒儿就跟小时候一样抱着母亲的腰说【我很难过呀】。最终他依然在这烟火色的尘世里当了一个不食烟火的杨麒儿,像最开始那样,毫无预备地来了,又悄无声息地离开了,他的弟弟、随从去接他的时候,他便和从前一样又回到父母那里。
我是很为麒儿难过的。季衡的三个孩子,麒儿是陪伴着读者最长的一位,他的天真可爱,他的纯真与活泼,是每个人都会喜欢的样子,但是他却并没有像父亲那样幸运地遇到一个可亲可爱的人,于是便在朦胧之中错付了感情,他又心肠那样软那样善良,总是不忍心父母难过,就像他生出来也只有四斤,没有折磨母亲一样,他为了他的懂事,而葬送了很多,但这些磨难又过于重了一些,所幸他还有父母兄弟,还有一个可以回去的地方。我们看着长大的杨麒儿,总是希望他能幸福的。

6.其他
书里还有许多其他配角,就在这里一并说了吧。

夏锦:因为是耽美文,一度以为他会和赵致礼在一起,后来看到他们分开,各自娶妻生子,虽然过程有些偏差,但是结果倒也不错。曾经年少轻狂过,拥有过,缘来而聚,缘尽而散,夏锦是个活的明白的人,他有过浓烈的感情,现在又有了归宿,便是很不错了。而且他对感情拿得起也放得下,想的明白也懂的退让,是个让人很敬佩的角色。

许十一娘:他因为容貌与季衡相像,在季衡生孩子的时候总是进宫去当流言的替身,又因为婚姻的不顺,成了大龄剩女。实际上我是很敬佩羡慕十一娘的这种生活状态的,一个富有而受到庇护的老姑娘,她不仰仗谁,也不受制于谁,她大体上是自由的,意志与身体都是自由的,并且她享受这种自由,这就非常难得了。但是番外为她安排的结局可谓是画蛇添足十分不好,为什么女人就不能平静地独自一人生活呢,非要一个强盗一般的男人闯入她的生活,只因为怀孕就和对方结婚,这样的安排我是不太赞成的。或者说只是因为铺陈的不够而显得突兀吧。

玉琉:他是一个典型的依附于人的弱质形象,与相似的夏锦比起来,过于的软弱而无能,即便长相漂亮又有什么用呢,他并没有人生的目标与斗志,也没有生存的手段。他对杨麒儿的爱也仅仅是温存的态度与婉转动听的语言,没什么实质帮助,既比不上季衡的能力,也没有夏锦的魄力,这个角色甚至让人生厌,因为他算是杨麒儿一个非常不好的感情经历。杨麒儿和他之间我也不认为是爱情,不过是因色起意的一种欣赏罢了。

杨钦治:他是一个活的很自在的人,聪明,但却没有锋芒,在经历了家族覆灭的变故之后,他依然能活的安稳,并且找到所爱,安于平淡,可谓是看透了世事。他能被杨钦显与杨歆儿两代国君所敬重,也与其才能分不开。虽是不出世,却依然令人挂念。

季三娘:她因为从小生活略有紧迫,于是很渴望奢华的生活,颇有一点【宁可在宝马车里哭,也不在自行车上笑】的意味,但当他如愿以偿地进宫享受了奢华的生活,却又奢望起能在宝马车里笑的生活来,所以他先是耍手段加害大皇子,使得后宫不宁,之后又因为嫉妒季衡而加害太子,最后落得一个被赐死的下场。她是一个不能承受自己选择的人的形象,生活里这种人太多了,可怜又可悲,更可恨。

宋惟:讲真,不是很能理解给七郎安排这样一位妻子的目的。七郎是个内心有点懦弱而莽撞的人,他和宋惟在一起,能当兄弟,但不能做夫妻,不能因为七郎心里一直有季衡,就给他赶鸭子上架一般安排这么一个女人。单独看宋惟,自然还算有趣,但是和七郎在一起,我是为七郎鸣不平的。世界这么大,如果他俩又再次遇到了所爱,要怎么说呢?总之有点给七郎强行HE了。

杨歆儿:对他的感情比较浅,但是作者把他还是写的挺厉害的。可我觉得他也是很可怜的人,因为他没有感情。他的婚姻是父母定下的,他对于王妃也不是顶喜欢,只是像父亲一样笼络后宫而已。他的哥哥杨麒儿是不懂感情,弟弟杨笙儿是过分地放任感情,他则是似乎对此没有兴趣。这样的人会是个好皇帝,但比起父母来就少了点人情味。他对于哥哥似乎有着不一样的感情,其实我挺乐见其成的,但是他已经有老婆了,父母再开明也很难接受两个儿子在一起吧。

杨笙儿:坦白说,我对这个角色没什么特别喜欢的,甚至有点不太喜欢……或许是因为一开始就先入为主地接受了季衡的男性定位,所以杨笙儿这种女装癖女儿态,我还是有点抵触……当然了,因为他是幺子的缘故,又有身体缺陷,父母又溺爱他,所以他做事出格倒也说得通,但是我自己对这样的比较敬谢不敏就是了。

说完了大致的人物,还想来说一说印象深刻的几个情节,或者说场景。

第一个是,宫里出了天花,皇帝的麒麟殿被隔离,他很害怕,就让季衡来宫里陪他,季衡趁机给他种了牛痘,陪着他度过了一段不安的时光。
这段算是主角两人前期比较长时间的单独相处了。之所以很喜欢这段,一个是,在此之前皇帝表现的无懈可击,像一个影帝,丝毫不泄露心事,但是这一段里,小皇帝是从内心产生了恐惧,第一次表露出了无助与害怕,这让他在我心中一下子鲜活起来,也更理解他后期的一些所作所为——当自身的生命尚且不能掌控的时候,人心里的恐惧是无法言说的,所以他在亲政后有些霸道的作风,正是因为他曾经历过这样艰难的【不可控时光】,对此心有余悸,他的霸道与冷漠,就有了源头,也值得去包容与体谅。二个是,皇帝后来问季衡,季衡说是因为这次的生病,让他觉得皇帝很可怜,很心疼,这个时候就慢慢对皇帝有感情了。所谓患难见真情,这样说也是令人信服的,而且季衡本身也是对皇帝的处境很同情的,所以这个情节就颇有点鸿蒙初开的意味,并不是一直都是皇帝一头热,只是季衡的感情比较迟钝而已。

第二个是杨麒儿生病后,大家都很着急,季衡有一天看到皇帝跪在佛堂里祷告,然后很痛苦地对他倾诉自己的不安,觉得麒儿怕要撑不过去,自己很难受。
这一幕颇有《大明宫词》里,武则天为李治在佛堂佛堂里祈福,太平看到后流着泪说她很害怕父皇会离自己而去的不安心情的风韵。
父母与子女是血肉相连的感情,这样的场景总能让人觉得非常哀伤。而之所以是皇帝在祈祷,季衡在安慰他,也非常符合麒儿是皇帝带着长大的,所以感情非比寻常这种前情。而且在这里皇帝再一次凸显出了身为人的一面。因为这是他亲政之后遇到的比较重大的事情,他之前因为铁腕与对大皇子的处置问题,会让人产生此人冷酷无情的感觉,但这次流露出的软弱也是让人看到他皇帝外壳下一颗平凡柔软的心,他并非不爱大皇子,只是没有更多的私人感情,所以才能将他送出宫去,轮到杨麒儿中毒,他就慌乱的又是给季衡写信又是向以前不相信的菩萨祷告,并且还哭了,所以就让人觉得他也是一个性情中人,一切都是值得包容与理解的。

第三个是,夏锦很多年后去拜访赵致礼,这时候两人都已成家,有了儿女,年少时的私情已如隔世云烟无迹可寻,一个是王侯将相,一个只是普通商户,尽管曾经有过耳鬓厮磨,甚至海誓山盟,但是一切都过去了,消失了,两人之间也如迅哥儿和闰土一般,有了厚厚的障壁,令人感到悲哀。相见不如怀念,过去的便留在隐秘的心中,无需拿出来晾晒,因为一旦见到阳光,就如浦岛太郎的盒子一般,面目全非了。

第四个是杨麒儿遭受丧子之痛后,季衡过去安慰他,他便很难过地哭了。每次看到这一幕总要十分悲伤,觉得麒儿这样好,却要遭受这样的事情,世事真是没有什么可顺心的,再大的孩子,到了父母面前也总是可以撒娇放松的,只是麒儿遭受的未免过分多了。为什么不让他幸福一点呢,哪怕像杨钦治那样当个太平王爷也行啊,为什么这些不好的事情都要可怜善良的麒儿承担呢。但常言道,国之大事,在祀与戎,如果佛法能够让麒儿感受到平静祥和,能够让他重温儿时的快乐,就当做他是为王朝祈福便也罢了,不过这也只是一厢情愿的想法罢了。

整部书看下来令人久久不能平静,有对季衡的敬佩与赞赏,也有对皇帝的理解与支持,对七郎的不忍,对麒儿的心痛,一桩桩一件件如走马灯般回转于脑海之中。人生如白驹过隙,匆匆而去,过分的纠结或许反而会失掉最珍贵的宝物,要认真地生活,要坚强,也要拿得起放得下,要自强自立,也要学会审时度势,要珍惜少年时的情谊,但也要明白什么才是自己的重心。真情难得,若是能够拥有便要努力去经营他,守卫他,直到完全地拥有他,若是不幸无法拥有,也要学会解脱与另辟蹊径,执着是把双刃剑,要学会握住他柔软的那一侧。愿所有人都能拥有幸福,一如晴空下执手而立的杨钦显与季君卿。

或许季君卿不知从何处而来,但杨钦显却知道他要向何处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71: :170: :169: :168: :167: :166: :165: :164: :163: :162: :161: :160: :159: :158: :157: :156: :155: :154: :153: :152: :151: :150: :149: :148: :147: :146: :145: :144: :143: :142: :141: :140: :139: :138: :137: :136: :135: :134: :133: :132: :131: :130: :129: :128: :127: :126: :125: :124: :123: :122: :121: :120: :119: :118: :117: :116: :115: :114: :113: :112: :111: :110: :109: :108: :107: :106: :105: :104: :103: :102: :101: :100: :099: :098: :097: :096: :095: :094: :093: :092: :091: :090: :089: :088: :087: :086: :085: :084: :083: :082: :081: :080: :079: :078: :077: :076: :075: :074: :073: :072: :071: :070: :069: :068: :067: :066: :065: :064: :063: :062: :061: :060: :059: :058: :057: :056: :055: :054: :053: :052: :051: :050: :049: :048: :047: :046: :045: :044: :043: :042: :041: :040: :039: :038: :037: :036: :035: :034: :033: :032: :031: :030: :029: :028: :027: :026: :025: :024: :023: :022: :021: :020: :019: :018: :017: :016: :015: :014: :013: :012: :011: :010: :009: :008: :007: :006: :005: :004: :003: :002: :001:

每天都在认真干活【大雾
濑户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