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的理由。

很久很久没更博了,大约是俗事缠身,重点转移这样的理由——虽然我觉得这些都不构成理由。
情人节的时候,和朋友按照计划去了上海观看年底最后的《盗墓笔记》第二部《怒海潜沙》话剧,改编压缩的很多,但是依然让人感动,虽然CP感有点跑偏,但是现场氛围仍然是那么春风沉醉。
所以,你看,所有的记忆都是可以被覆盖重写的,以前的情人节是提起就略显尴尬伤感的日子,但因为这次的上海之行,他被改写成了一次美好的相逢与重逢。今后,每当我想起2月14,记忆里是外滩历久弥新的旧风景,是年前黄浦江边略显稀疏的游人,是观光巴士穿越过的大街小巷,是豫园幽深狭长的抄手游廊,是九曲桥上人头攒动的异乡情调,是那阴暗大厅下一群人的狂欢,是微冷夜风中火热的脸颊,以及他们的笑容。
你看,只要愿意,我们可以让任何一个悲伤的节日变成狂欢的画卷,冷的死掉的夜色,用新的火热的回忆把他埋葬,崭新的,难忘的,温柔的,这是时间的力量与心的魔法。

大体上来说,我是一个认真严肃又念旧的人,但是有很多事情,我不愿再纠结于过去——过去对于我来说,是虚无缥缈的一个念想,甚至是黑色的结晶,他存在于我的心里,我的一切都发源于此。但我不能一直躲在那里,不能怀抱着那些老去的、死亡的理想去看新世界。
中二病是因为无能为力,但是即便无能为力也要一个人走下去。那个孤独冷清的世界永远徘徊在我的头顶,隐秘地存在于我的心中,我热爱一个人孤独着的日子,那是我唯一的乐园——但我不能不向前走,我不能永远在乐园里做着白日梦。我同样热爱这个腐朽并且日新月异的新世界。在这个世界里,依然有那么多值得我喜欢的事物,尽管一切都喧嚣纷繁,但我爱这人世间。

有很多事情,要一遍一遍反复去做,即便不喜欢,也必须去做。就像小说里写的,人生在世,就是在有限的时间里,做几件情非得已的事情。这论断虽略显凄凉倒也不失公允。喜欢做的事情很多,比如看书,写作,旅游,摄影,看看杨洋,发发花痴;不喜欢的事情也很多,比如考试,减肥,相亲——但这些都难不倒我,因为他们都是过程而非目的,过程不必包含感情,只有结论才有资格诉说悲喜。尽管大多数时候,我们都陷入了过程的泥淖而失掉了最初的目标。就好比相亲这回事,目标是寻找归宿,最后却成了品评大会。我并不厌弃这种方式,一个聪明的人,可以从任何方式中获得自己想要的结果,我厌弃的是,聪明的人太少,而你还不得不装傻——装傻是一件必须包含爱情的事情,就像我可以跟父母弟弟装傻,但不愿意跟陌生人装傻,因为有些人知道你在装傻,于是可以在装傻的表象下进行智慧的交锋,有些人就以为你真的是傻,从而暴露出更多令人厌烦的品质。天然呆这种品质,自身有才是萌,装出来的,那叫绿茶婊。我宁愿聪明到被人骂异类,也不愿装傻到被人嘲笑——大部分时候,自尊是一件你想放弃但永远不会放弃的东西,而那少数的时间,我希望我永远都不会遇到。

今年的四月过得很快,并不是时间过得飞快,而是时光太过短暂。梨花带雨的几场雨,濡湿的花与叶,阳光灿烂却依然料峭的寒意,像极了我的年龄,最美丽却也最寒冷,想摆脱冬装,春天却姗姗来迟。
但我并无怨言。顺流而下的风景中,这也只是一段不算惊艳的路过与怀念。

0 Comments

No Comment.

每天都在认真干活【大雾
濑户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