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不知道的人生与那些闪闪发光的梦想。

上周末按计划去了重庆,看话剧,吃好吃的,带土特产,第一次在陌生的城市靠着记忆找回了酒店,第一次体验到了飞机晚点的乐趣与疲倦,第一次近距离观看到了很多的人生与梦想。

18日的行程重头戏是看话剧,虽然去的还算早,不过也是在观音桥附近瞎逛——大城市的商业步行街看起来都一个模子,你家有HM,我家也有,你家有鲜芋仙,我家也有,所以这个景点(?)给我的感触并不深,只是在逛街的时候遇到了一个当地的老太太向我们问路,而两个刚踏上这片土地还不到两个小时的家伙竟然还热情似火地指路——到底是哪里来的自信啊!虽然事实证明我自打学会开车就对认路有了特殊的技巧——虽然也可能是因为那家伙太不可靠了所以只能靠自己了。总之,虽然火锅非常好吃,但是也与在西安没什么两样——除了服务员那满口的四川话。

从4点的票签开始一直到话剧结束的11点,这期间真是有趣。

重庆站的话剧是换了主演的,天真从杜光祎换成了刘牧,小哥从苏航换成了何奕辰。因为之前两位主演的表演深入人心口碑很好,所以从贵州场临时换主演开始就有点担心,不知道这两位到底怎么样,加上话剧演员不像明星那样有专业包装团队,所以从媒体上看起来非常不起眼。但是这个先入为主的印象在票签的时候完全被打破了,饰演天真的刘牧浑身都闪闪发光,尤其是眼神亮的让人陶醉,一下子就觉得【这个就是天真!就是那个一开始懵懂单纯的小天真!】所有的担心立刻就烟消云散,只等着开演了!

因为我和YUKI都是原著粉,对话剧也有所关注,所以票签的时候非常激动开心,而叶子简直是……竟然在签完名后站在演员旁边问【那个戴帽子的演谁啊?】神啊!小哥要是听到会憋内伤的吧……就这样还花了小700的票价飞来重庆看话剧呢!!!还有没有身为原著粉的尊严啦!更可恶的是,等待开演的时候,我们三个在附近点心屋聊天打发时间,叶子去上洗手间,看到演员们在那里吃饭,她竟然就那么平静地去了又回来了,直到我也去了又回来,才告诉我【他们刚才在那里吃饭耶】——还能不能当好朋友了!!!没看到刚才票签的时候我没拍到好照片吗!这么好的机会就被放过去了!简直不可原谅嗷!

然后开演之后,立刻就被剧情抓住了注意力。虽然原著看了好几遍,第一部的内容非常熟悉了,但是话剧的改编也非常有趣,动态的吴邪真是有着不一般的魅力,而且服务腐女姐姐们的部分也真是很多哎,小哥出场的时候那个欢呼声,真让人嫉妒!不过说起来,真正抢戏的果然是胖子啊,满嘴京片子顺溜极了,台词也极尽搞笑之能事,还是我方人员,简直太拉好感度啦!特效也做的好赞,小哥化蝶(?)的场景真的可美啦!那个小花瓣消散得凄美极了~然后最后他们在火焰中握住了彼此的手,嗷!!这才是应该是原著啦!!!结尾时的开棺起灵(起尸?)舞也可棒!就是福利太少啦!瓶邪竟然也不抱一抱!看完真的好激动啊~~~恨不得立刻飞到上海去看第二部!哎!
因为话剧礼仪的关系,也没拍到照片。不过不知道为什么买了侧位的票却被安排到正中间也算是惊喜,观影体验真是不错。

靠着记忆力搭三蹦子回到酒店还是兴奋的不行,一直搞到半夜才睡着,叶子被吓的非要跟我同床睡,被我义正辞严地拒绝了——开玩笑,怎么能随便占大姑娘的便宜,我可是正人君子 :125:

19号早上压根不想起床,连酒店的免费早点就舍弃了,俩人比赛睡觉,她不动,我不动,她动了,我还是没动——最后都快到约定的时间才赶紧爬起来收拾退房打车赶去磁器口。
YUKI带了俩壮劳力,清风跟他表弟,一行五人就混在人山人海中看人看店,间或看看远处的风景。
磁器口是类似于西安回民坊的土产饮食民俗一条街,人超级多,坦白说,我对于这种地方兴趣不大,所以一路也就是吃吃喝喝玩玩闹闹,出来的时候两个劳动力和我们都双手提满了土特产。然后又坐地铁和轻轨辗转到了YUKI家里,一路上都在聊游戏的事情,这可是我跟YUKI还有清风的共业,虽然好久没玩了,但是回想起以前玩游戏的日子,看看现在,也觉得很是感慨。
YUKI租住的房子在一座老旧楼房的九楼,没有电梯,幸亏我现在体质好了很多,不然还真的挺要命了。屋子是顶层简陋的两间小房子外带一个勉强可以被称之为厅的空间,还有一个小洗手间,屋顶是铁皮的,抽抽一跑上去就轰隆作响跟打雷似的。
老实说,我第一眼看到的时候非常心酸,感觉非常伤感——从上海那个繁华大都市跑到这里来住这种贫民窟一样的房子,我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如果是我的话,大概要消沉好久吧,虽然我也住过比这还不如的地方,但那并不是我的逃避之处,而且我是从条件差的地方搬往了条件不错的地方,而他她却是从上海来到了重庆这个条件差的地方啊——虽然这其中的确发生了很多很多事情,不光是爱情的关系,也有家庭矛盾的因素,包括他将父亲也接了过来,和母亲,和旧的家进行了非常彻底的决裂,这一切都让我非常伤感,尽管我自己也有许多问题,但是至少,在物质方面,我不会陷入这样的困境,而且也会注意在选择时注意不要变成这样的局面。不过清风看起来还不错,她本人也还算开心的样子,虽然生存艰难,生活不易,但是现在这样也不算太坏。
在我不知道的时间和空间,YUKI选择了这样的人生,虽然与我对她的理想不同,但她借助这个选择完成了对人生某个阶段的终结,开始思索更加有建设性的未来,我也很为她开心,希望她以后的生活会越来越好。
晚饭前从游戏谈到前一天看的话剧又谈到论坛,一直到天都黑了才出去吃了晚饭,然后就大包小包地奔赴了机场。YUKI是个很好的向导,希望下次她来西安的时候我已经可以熟练地开车,这样会更方便接待她。
回来的班机因为各种原因晚点了一个小时,但是比起因为班机晚点要在机场酒店过夜的人来说,这已经是非常好的结果了,然后机长在天上把飞机开的跟极速狂飙一样,但是回到西安时日期也还是变成了第二天。弟弟跟爸爸来接机,又先把叶子送回了家,发现他竟然跟一个很熟悉的亲戚住在一个小区,这世界可真是小。
回来已经很晚很晚了,等洗洗涮涮收拾完也都凌晨四点了,然后一如预料之中地无法起身去上班,于是请假在家好好休息了一天,夜里的旅程果然会带来双倍的疲倦。
作为后续,一整天都在看话剧的各种资料,慢慢地了解了一些演员们所思所想。就像我选择了写作作为表达的形式,他们的怀中也拥抱着形体表演的梦想,但就像有无数的写手但是成名的永远凤毛麟角一样,话剧这种外来表演艺术的群众基础远远没有电影电视剧来的广泛,作为演员的他们真的就像喜剧之王里的周星驰一样,以渺小微薄的身躯背负着重重的理想,这样的人生或许沉重,或许艰辛,但那泛着光彩的梦想却像成熟的麦穗一样让人感到一种幸福的重量,甚至最终也无法拥有那金色的果实,但追逐的过程却依然令人动容,那轨迹饱满得像是可以令人永葆青春的金苹果——生命可以衰老,但梦想永远鲜活生动,闪闪发光。这是一切动力的终极想象。
或许正因为有了梦想,这样的演出才没有完全沦为商业化的产品——应该说,最近这样的梦想总是以不同的面孔出现在我眼前,话剧,相声,翻唱,COS,写作,绘画,雕刻——每个人都在用他人看来不可思议地方式表达着自己的生命,追逐着心中那个隐秘的梦想,即便无法成为所谓的大师,却也感到满足与成就。或许就像那句话说的【如果有一件事,就算做了也绝不能向任何人提起,还会毫不犹豫地去做,那才叫“选择自己想要的”】——引申一下,是不是可以理解为,如果做一件事,毫无利益可言,却还是毫不犹豫地去做了,这才是追求呢?当然,作为追求的重要伴生,利益是不可被忽略的,但是梦想正因其远离世俗才显得高不可攀,才显得珍贵。
所以,每一个认真的梦想都应该被尊重,无论他能否成功,都应该获得掌声,因为那奔跑的姿态已经足够令人感动。

上研的事情搁浅了,虽然并没有什么遗憾,但是这样的话,下半年的空闲时间又多了起来,那么还是自学一下摄影吧,兴趣如果不去钻研学习,那么永远都是糟糕的兴趣,既然买了入门机就要好好学习啊,下次不能再拿赤隐当摆设了啊。

最近越发地感到了【渐行渐远】这个词的沉重之处,活着就是变化,虽然明白这个道理,但是真切地看到这个变化出现,还是让人感到很伤感,一种无可奈花落去的无能为力,或许不变化的东西永远只存在于二次元,只存在于假象之中,真实的车轮总是要碾出一条条裂痕最后无法再同路行走,分道扬镳是不可避免的结局——但我依然感谢他,依然感谢那些过去的时光,那是构成我不可或许的要素,是今天的我之所以存在的基础。

最后放一张穿越了次元壁的明信片,万万真是可爱啊 :137:

1 Comments
lu 2014/11/02
| |

哈哈这里重庆的~

每天都在认真干活【大雾
濑户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