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月很忙的。

拾月是减肥的大敌,总有太多的借口去放纵口唇欲望,于是一整个夏天低下去的指针就摇摇晃晃着慢慢爬上来,最后变成一个惊叹号倒映在双眼中,那真是糟透了的清晨。

在那个说长却又转瞬即逝的长假过去之后,是半天回不了神的工作日,虽然长假困在家里哪儿也没去,但是却并非乏善可陈,匆匆登场又匆匆离开的小小舞台让我更加坚信了自己今后应该走的路——是啊,我应当去厮杀,而非远离战场,尽管我总是幻想着去山里隐居——隐居也是一场厮杀,只是敌人换成了自己。

周末有一场小小的旅行,去重庆看《盗墓笔记》的话剧兼看望YUKI兼大吃大喝。不知道多久没有远离过自己的城市了,虽然觉得外出很麻烦,但是冲动之下做出的决定仍然令人觉得很有趣。或许对于其他人来说这样的旅行实在不值得一提,但是熟悉我的人都会明白这种由我发起带有目的性的行走具有多么重大的意义,或许以后也可以这样慢慢地走出去,暂时地离开现成的圈子,去看看别的地方的生活,虽然惊鸿一瞥但是也能在心中留下雪泥鸿爪,我觉得这也是相当有趣的未来。

下半年的生活大体来说是忙碌的,不光是想要跳槽,同时也报了MBA考试,虽然不会很难,但是一想到能回到学校里也还有点小激动呢。虽然父亲一直反对,说我应该继续考文学类的研究生,然后争取留在学校什么的,可是坦白说,我并非对文学研究本身有兴趣,我感兴趣的是由文学这一载体引起的社会现象,比如文化心理,舆论掌控,谈判技巧之类和语言文字有着密切关联的事情,单纯地研究诗词歌赋很快就会让我陷入茫然的境地,我喜欢的是清晰切实的目标而非一根筋的自我探索,比起自我满足,我更愿意去扩散自己的想法,大约我是缺乏学者气质吧,我始终喜欢着这个不怎么完美的世界,用中二一点的话来说就是,我爱这颗星球。
虽然单纯的文学研究也很不错,但是一想到现在学术圈的种种怪现象就觉得很排斥,这其中我们BOSS真是功不可没,就算他今年获得了鲁迅奖我也还是不喜欢他,甚至不想尊重他,一个水分太大的奖项无非是文人之间互相捧臭脚罢了,在信息如此发达的现在,也就是在听到鲁迅奖这三个字的一瞬间能蒙蒙人罢了,深挖下去翻出来的臭泥巴真心令人作呕。学校也不再是纯洁无暇的象牙塔了,当然,在日益商业化的现代要他保持那样高纯度的纯洁性也未免强人所难,毕竟不是所有的教授学者老师都是配得上自己得到的尊重的,既然不能改变,既然积重难返,那么远离那个领域,去自己可以开垦的地方重新建造一座乐园是更加有建设性的事情,毁灭与重建是我的长项,而我最不能承担的就是收拾烂摊子。

我始终认为斋彬所说的【力量蕴藏于金钱之中】这句话是绝对没错的,当然也存在意志的力量和肉体的力量,但只要巧用金钱,这些都是可以被征服的,如果不能征服,那只能说明金钱还不够多,虽然这让人对于人性感到很沮丧,但是反过来说,如果正确引导,那的确是不容忽视的正面力量,双刃剑这种东西,从来都是看握在谁的手中。
所以今后也要沿着商业之路走下去,这终南山之下的凡人虽然总是心怀出世之想,但是入世也不失为一种历练。人生苦短,可以体验的都体验下也是很不错的不是吗。或许比起获得了什么结果来,我更在意这一切是否有趣。

再接着就是论坛的事情,实际上如果不做美工的话,论坛的事情也并不多,大约都是托了台湾闹学潮的福吧,内地收紧了两岸三通尤其是书籍类的检查力度,导致从3月放关一次之后再也没有台版的ACG文化产品可以进入大陆了,代购也只能少量代理一般向的商品,耽美书籍几乎全部绝迹,这对于录入组来说不失为一种打击,虽然靠着前两年不务正业积累下来的书现在还算是相当宽裕,但是没有新书就无法吸引更多的会员,靠着杯水车薪的漫画是无济于事的。所有的汉化组都在招人,留住人也成了要面对的重要问题,虽然也有忠诚的伙伴,但是劳动力这种东西永远都不嫌多,作为组长和运营者需要考虑的真心太多了,没有做过领导就无法理解上位者的思维这简直是一定的——虽然某些上位者的思维是所有人都无法理解的,比如我们BOSS【我简直是在用绳命在黑BOSS啊!
于是想到了请晓蓝代购的曲线救国方法,如果能通过香港这个中转站实现互动的话就太好了,需要担心的除了成本问题之外,目前还不知道之前占领中环行动对两地的速递物流有何影响,过关时会不会重点检查,只能先做一次看看效果了。
自从搬家之后没了广电,电视机被外公占领之后,我就跟时事政治脱节了,虽然以前觉得一个新闻滚动播出颇为无趣,但是现在倒是很怀念能看上正常新闻的时候了,网络上都整的什么玩意儿啊,什么胡扯发什么,还不如CCTV呢。

虽然之前也为房子闹过很多次,但是现在基本定了明年钥匙拿到手就装修起来,我也是很期待有自己的窝啊,虽然感情还没着没落的,但是肉体总得安定下来吧,现在这地方太复杂了,又动辄得咎,我也不乐意住,自己住自己的家毕竟还是安心。
说到感情的问题,上次跟父亲沟通之后,虽然他内心依然着急,但是起码表面上不再上火了。要说我自己呢,坦白说,我也向往家庭生活,我恐惧的是选择这个行为本身,选错怎么办?这简直是不可想象的后果,虽然说结婚了也可能离婚,也可能丧偶,但是这些事能不经历最好还是别经历了,毕竟他们的别名就叫灾难。
因为自己成长的环境谈不上和谐温馨,所以我自己也是非常希望能有一个平静温和的小家啊,虽然也会说【不想结婚】这种话,但这话的潜台词是【不想跟不能和我共建理想生活的人结婚】,难道真的出现了我的理想型,我俩又互相喜欢,我会不要结婚吗,我也不疯啊,瓶邪想结婚还没地儿领证呢,我干嘛不珍惜自己异性恋这光明正大的权利啊。说不着急吧,也不是很悠闲,但是目前的确还是挺踌躇不前的,有时候也会想着自己或许是没有感情缘或者家庭缘,那就随便找个人应付下旁人算了,但是始终无法说服自己放弃,或许可以放弃很多,但是感情这件事,自己无法说服自己。
所以,好好减肥,别乱吃啦,好好跑步,别怕辛苦啦,好好睁大眼睛,别学瞎子啦(瞎子怎么了!瞎子找小花是开眼了的!w)。
不过我觉得最近减肥的确是有成效哎,大家都说瘦了,可是为毛体重计说我没瘦?!不会爱了。

拾月就是这样繁忙,忙的让我忘记了那场悲伤的婚礼。
嘛,或许是一场可喜可贺的婚礼呢——我想的确是可喜可贺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71: :170: :169: :168: :167: :166: :165: :164: :163: :162: :161: :160: :159: :158: :157: :156: :155: :154: :153: :152: :151: :150: :149: :148: :147: :146: :145: :144: :143: :142: :141: :140: :139: :138: :137: :136: :135: :134: :133: :132: :131: :130: :129: :128: :127: :126: :125: :124: :123: :122: :121: :120: :119: :118: :117: :116: :115: :114: :113: :112: :111: :110: :109: :108: :107: :106: :105: :104: :103: :102: :101: :100: :099: :098: :097: :096: :095: :094: :093: :092: :091: :090: :089: :088: :087: :086: :085: :084: :083: :082: :081: :080: :079: :078: :077: :076: :075: :074: :073: :072: :071: :070: :069: :068: :067: :066: :065: :064: :063: :062: :061: :060: :059: :058: :057: :056: :055: :054: :053: :052: :051: :050: :049: :048: :047: :046: :045: :044: :043: :042: :041: :040: :039: :038: :037: :036: :035: :034: :033: :032: :031: :030: :029: :028: :027: :026: :025: :024: :023: :022: :021: :020: :019: :018: :017: :016: :015: :014: :013: :012: :011: :010: :009: :008: :007: :006: :005: :004: :003: :002: :001:

每天都在认真干活【大雾
濑户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