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呼吸机。

我很怀念9月那台呼吸机。

他脆弱的仿佛一碰就会碎掉,但却戴着呼吸机活过了一个春又一个秋,在梦境编织成的世界里,他轻盈地就像一片落叶,悠悠地随波逐流,看看这世界会发生什么,然后事不关己地继续沉睡,如果不是姐姐,他或许会模糊掉生与死的界限,最后消失在无人知晓的地方,呼吸机也无法挽救他的生命。
他需要一台呼吸机来维持他在现实世界的生命,但是那台呼吸机却无法让他有活下去的意志。
但我依然怀念他的呼吸机,至少我知道他不是一个梦,不是活在记忆里的虚幻影像。

我决定放弃我一直在追求的那个奢望了。
那个时候的心脏就像克劳德沉入水底的那支手机,缓慢地下沉,逐渐地消失掉了光芒,无数的声音、回忆从四面八方涌过来,但他依然缓慢地沉入了湖底,虽然缓慢,却无法阻止,最后沉睡在那里,再也无法唤醒了。
虽然非常痛苦,但却有着奇妙的解脱感。
我再也不要单方面去追逐了,再也不要做无谓而可悲的奉献了。
我要在心中独自一人行走下去,不再去渴求旁的温暖与怜悯,一个人走在夜晚的路上,我并不恐惧,因为会有星光照亮前程。

这个9月,我要告别我一直寻求的那台呼吸机。
我曾经多么渴望那台呼吸机,多么渴望他带给我的温暖与存在感,但是现在我不需要了,我不过是一直在单独追寻着心中的幻影,那台呼吸机,并没有那么完美,甚至不能带给我温暖。
我追求的呼吸机,是伤害我最多的人。
仿佛自虐一般的追逐,并不能让我感到快乐,让我找到生存的依靠,他喷出的不是氧气,而是毒。

这世间有那么多的呼吸机,我要学着去寻找其他的呼吸机来持续这仍未完结的生命——我还没有放弃这样的生命,尽管我感到非常沉重。
笑的最多的时候,并不一定最开心,或许只是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来面对。
所有想通了的背后都是想不通之下的无奈放弃,只是为了让放弃的姿势不那么难看,于是装作不在意的样子。
但是也只能这样,放弃这台呼吸机,重新找一台,或者索性不再依赖呼吸机,而是自主呼吸地活下去,迎着冷风活下去,这也是可以的。

9月的时候,下了一场仿佛要将阳光都遗忘掉的秋雨,连绵的雨是所有无法哭泣的眼泪,从天而降,将一切悲伤还回人间。
我的呼吸机,在这个9月变得冷冰冰了。

0 Comments

No Comment.

每天都在认真干活【大雾
濑户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