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笔记同人/瓶邪]《纯白记忆》(4)

张起灵虽然不爱说话,但论起照顾人,可比胖子熟练多了;胖子本来就粗枝大叶的,照顾自己还行,要他照顾别人,感觉上那人永远都不用出院了。
有一次张起灵回去拿午饭,让胖子过来顾一下吴邪,前后也就一个小时,等他回来的时候,吴邪眼泪都没干,胖子在旁边一个劲地道歉,问吴邪怎么回事他也不说。最后还是胖子忍不住内疚招了,说是想给吴邪擦擦背,结果不小心压到他的腿,吴邪嗷地嚎了一嗓子,差点把隔壁病房的老太太吓死,护士冲进来一看,刚长好的伤口又全裂了,下午还得再缝一次。
吴邪疼得直打哆嗦,张起灵安慰他说“会疼说明神经复原了,是好事。”吴邪怒吼道“那你来试试!!”
从那以之后,吴邪一日三餐都由王盟打发人送来,张起灵把病房当成了家。吴邪睡之前他醒着,吴邪醒来的时候他已经去打水了,让他休息,他总说睡过了,问他什么时候睡的,他就不说话了。
胖子知道自己在照顾人方面是帮不上什么忙了,于是隔三差五带点杂志什么的给吴邪解闷,他怕那个闷油瓶一句话不说闷坏了小天真。
医院生活并未像吴邪想象中那样枯燥乏味。或许是胖子带来的杂志起了作用,或许是因为张起灵在,比起以前,现在的张起灵至少会跟自己说几句话,虽然他们都有意识地避开了那些核心问题,但是日常的聊天倒也有模有样,吴邪很欣慰,他觉得自己至少做对了一件事。
一个月后,吴邪被批准可以出院了,伤筋动骨这种外伤,医院能做的缝合与观察也没有多少,大部分时间都得靠身体自己恢复,与其在医院花着钱,不如回家养着也一样,于是在他的强烈要求下,胖子帮他办了出院手续。
出院那天,王盟开着店里的车来接吴邪,好久没看到王盟了,还有点想他那张脸。张起灵扶着吴邪上了车,王盟扭过头说:“老板,咱们回哪儿?”吴邪说:“回店里吧。”王盟皱着眉头说:“老板,你伤这样,不如回家养着呗。”
“哪儿那么多废话!我就乐意住店里!开车!”
王盟讨了顿骂,讪讪地转回去开车了。

王盟开车技术有长进,不大一会就到了古董店门口,他停下车绕过去准备扶吴邪进去,吴邪挥了挥手说:“你去给我搞付拐杖来。”
于是王盟知趣地开着车买拐去了。吴邪掏出钥匙打开了店门,店里乱糟糟的,他生气地说:“难怪王盟这小子叫我回家住,我才多久没在,店给他搞成这个样子,我还给他开工资!”
张起灵一手拎着旅行包,一手搀扶着吴邪慢慢上了二楼,还好楼上房间的钥匙没给王盟,虽然落了点灰,但看着倒还整齐。他让张起灵从包里拿医院的毛巾出来,说要擦擦家具上的灰,张起灵说“你脚又不行,我来吧。”说着扶他坐到床边,真的打了盆水,开始仔细地擦起家具来。吴邪突然嘿嘿地笑了出来,大名鼎鼎的倒斗名人竟然在给自己擦桌子,说出去都没人信。
张起灵突然转过头来望着他,吴邪问:“怎么了?”
他摇了摇头说:“你好久没笑过了。”
吴邪的笑容凝固在脸上,他问:“是吗?”
“你以前比较多笑的。”
“以前啊……”
吴邪仰躺在床上,喃喃自语道:“可惜是以前啊……”
“别想太多,都过去了。”
说完这句话,张起灵端起水盆下楼去了。
“说的好像你知道我在想什么似的……呵呵,你真的知道吗,张起灵?”
阳光从窗户里照进来,无数的尘埃在光线中翻滚,就像人在不可知的命运中无力地挣扎着。
“你什么也不知道,张起灵。”
吴邪闭上眼睛说到。

张起灵成了吴邪的全职陪护。
虽然王盟买了一付拐,但是他好像没什么买拐的常识,那拐吴邪怎么用怎么不趁手,于是大多数时候还是张起灵充当着拐杖的角色,吴邪一边抱怨着“这么大个儿,扶着累死人了”一边却还是把手递了过去。张起灵话不多,就像一付真正的拐杖一样,默默地支撑着那个高大却显得有些虚弱的人。
二叔来过几次,劝他回家住,说父母照顾到底周到些,再说总是麻烦别人怎么好意思,一边瞟了瞟张起灵。没等张起灵开口,吴邪就说没事,外伤,养养就好,回家老爸老妈看见还要操心。
“小哥照顾人还挺有一套的,我最近精神头好多了。再说我这店里的生意扔下半年多了,也得重新打理起来啊。”
二叔听吴邪这么说,也就不强求了,嘱咐他多跟家里联系,别让父母担心。他走的时候对张起灵点了点头,张起灵好像没看见似的,转身进屋里去了。吴二白知道他脾气怪,也没在意。
二叔前脚刚走,张起灵后脚就出来了,吴邪说:“你干嘛躲我二叔。”
张起灵把一个碟子放到了吴邪手边的小茶几上,说:“你喜欢吃这个吧?”
吴邪一看,是一碟自己喜欢的点心,他惊讶地说:“哪儿来的?不会是你买的吧?”
张起灵坐到吴邪的身边,没有再说话了。
吴邪看着门外明媚的阳光,心想,天气真好啊。

——TBC.——

0 Comments

No Comment.

每天都在认真干活【大雾
濑户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