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笔记同人/瓶邪]《纯白记忆》(1)

【按:标题是暂定的,如果完成后想到更好的会更改的。耽美,清水无肉(大概),啰嗦,写实,正剧,更新慢。】

吴邪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医院里,白色的天花板和吊起的点滴,还有医院特有的味道,让他意识到,一切都结束了——无论是对方的阴谋还是自己的计划都结束了。
虽然很想立刻下床找王盟确认一下,但是身体痛的好像被人暴打过一样,头也晕乎乎的,于是他放弃了起身的打算,有点艰难地转过头打量着四周。
这是一间独立病房,虽然不知道是谁把自己送进来的,但是他很感谢对方这么贴心。他的神经一直绷得太紧,要是醒来时看见陌生人一群人,估计得当场暴走。
正当他想按呼叫铃找护士询问的时候,门被推开,王胖子走了进来,看到他已经醒了,胖子表情激动得让他误以为下一刻就会像南北朝鲜亲人会面一样奔过来给自己一个熊抱,结果胖子转身探头到走廊,用大得吵死人的嗓门喊道:“大夫!护士!!人醒了!!”吴邪用没挂点滴的右手揉了揉太阳穴说“吵死了,这不是有呼叫铃嘛!”
大概是怕胖子的超大嗓门吓得同楼层的其他病人犯心脏病,没到一分钟的时间,医生带着一群护士就涌进了病房,白衣天使们给吴邪又是量血压又是查体温,医生翻开他的眼皮,拿着一个亮瞎人的小手电筒对着他眼睛照了半天,又看了看他头上的伤口,然后听了护士报告的各项数值,这才第一次正眼瞧着吴邪问:“头疼不疼?”
吴邪说:“不疼,就是有挺晕的。”
医生伸出两根手指又问:“这是几?”
吴邪说:“你。”
医生诧异地瞪大了眼。
吴邪补上一句:“二货”
大概是见多了各种类型的病人,医生很有涵养地忽略了吴邪,转身对旁边的胖子说:“病人初步看来已经没什么事了,头晕大概是脑震荡后遗症,认得数,脑子看起来好着,就养着吧。要是不放心,等下跟护士要张表,下午排个CT号再查查。别吃太油腻的东西,保持安静,多休息,有事喊护士吧。”
胖子连连答应着,说着“谢谢谢谢”把医生送走了。刚准备坐下跟吴邪说话,一个看起来清纯得不得了的小护士拿着一张单子进来说道:“胖哥,这是昨天的住院费单子,等下记得去交费啊,不能再拖欠了啊,不然就要停药了。”胖子不正经地笑着说:“乖乖小莲子,胖哥没钱,肉偿行不行?”
叫做“小莲子”的护士不以为意地笑着说:“二师兄,最近猪肉价跌的厉害,别说半拉了,把你整个卖了都不够。”说完放下催费单走了。
“这小丫头。”胖子看了一眼那个远去的窈窕背影,顺手关上了门。

病房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了。
看吴邪没有开口的意思,胖子拉出探病用的凳子坐下问道:“你找人干架之前是不是吃豆腐脑了啊?”
没头没脑的一句,话吴邪没听懂,皱了皱眉头说:“我想吃,可是那地方没卖的。怎么了,你要请我吃,吃完再去干一仗?”
胖子掏出烟,看了看吴邪又放下了,叹了口气。
“你他娘的吓死胖爷我了你知道不。我找到你的时候,你满脑袋都是血,嘴里都吐白渣了,我以为他们把你脑袋打开瓢,脑浆从嘴里流出来了,没办法,拿衣服把你脑袋兜着背出来了。我王胖子纵横天下十几年,第一次害怕背出来个死人。”
“脑浆流出来人就活不成了,你还背什么,自己走了不就行了。”
“我要懂这个,你还能活着出来吗?”
“我去的时候就没想着能活着出来。”
“那还不买碗豆腐脑,吃个壮行饭,抠抠巴巴的真不像个爷们儿!”
“跟你说了,不是不买,是买不着,我当时一个人,要是王盟在,我拿枪顶着也得让他给我弄一碗来。”
胖子还是没忍住,点起一根烟抽了起来。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对吴邪说:“你忍忍,我就抽一根——你喝不喝水?”说着打开了病房的窗户。
风带着热度吹了进来,病房里的空调机发出了轻微的运转的声音。
吴邪揉了揉额头说:“你抽吧,又死不了人。我不想喝水,但是有点饿。”
胖子拿出手机拨了个号码,对着电话说道:“人醒了,弄点病号饭送过来。”
吴邪说:“你扶我起来,我躺着有点喘不过气。”
胖子摁灭了烟,一边叨叨着“你肺受伤了,小心点喘气”一边把吴邪上半身扶了起来,给他身后垫了两个枕头,吴邪还是觉得低,于是胖子又出去了,大概是跟找护工去了。没一会儿,他抱着一床被子回来了,抽出枕头,把被子给吴邪垫身后,调整了几下,吴邪说可以了,他又把那个枕头给吴邪垫脚下了,这时候吴邪才头一次注意到,自己的双脚缠满了纱布。
“我脚怎么了?”
“应该是骨折了。”
“骨折怎么没上石膏?”
“脚趾头骨折了,怎么上石膏啊,医生说这样就行了,慢慢养着吧,别动它让自己长吧。”
吴邪试着动了动脚趾头,非常吃力,一股尖锐地疼痛从脚踝处传来,他轻轻地皱了皱眉。
他看着胖子,嘴角吊起来,笑着说:“这疼的不对劲啊,别是脚筋断了吧?”
胖子哈哈大笑说:“你以为你穿越到金庸武侠片里了啊!人还断你脚筋呢。真像是小天真说的傻话。”
吴邪露出一抹不易觉察的笑容说道:“我以前就这样说话吗?”
胖子起身倒了一杯水递给吴邪说:“对,就这样,脑子里乱七八糟瞎想,嘴巴里乱说,托你的福,胖爷我都感觉自己青春了好几岁。”
吴邪接过水问:“我都缠的跟木乃伊一样了,你怎么一点伤都没有?”
胖子说:“我怎么没伤,我伤重着呢,你看不见罢了。”
“伤哪里了那么不能见人啊?”
“你丫瞎想什么呢。”
胖子拍了拍左胸说到:“胖爷我心伤了!心,伤了,你懂没!你胖爷是皮糙肉厚,可心脏脆弱你懂不!”
“比云彩死了还伤心?”
胖子看了他一眼,望着窗外说:
“一样。”
“那我不跟你媳妇一个等级了。”
胖子转回头,露出了少见的严肃的表情,说:
“天真,死不是能拿来开玩笑的。”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胖子拿走吴邪手里空了的水杯,背对着他说:“要当我是你朋友,答应我,别死在我前面,我不想再难受一次了。”
停了几秒钟,吴邪说:
“好。不过意外事件我就保证不了了。”
胖子回过头,已经换上了以往的笑容:
“我让你保证那个了吗!我说天真你怎么总是神来一笔啊,脑子没坏吧你。”
吴邪醒来后头一次放松了表情说:
“又晕又饿的,你给我问护士要点什么止晕片去啊。”
“我就听过止疼片,有止晕片这种药吗!”
“就那种坐船坐车防止头晕的药也行啊。”
“行什么啊!那是一回事吗!晕车那是耳蜗的问题,你这是脑袋的问题,能是一回事吗!”
吴邪惊讶地说:“胖子,你竟然还知道耳蜗!”
“哼哼,胖爷我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掐指能算前后八百年的事情,这点小事能难倒我!——我去看看饭送来没,我也饿了,早上没吃饱。“
胖子吩咐吴邪“就那样靠着别乱动,我马上就回来”然后走了出去。

—TBC.—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71: :170: :169: :168: :167: :166: :165: :164: :163: :162: :161: :160: :159: :158: :157: :156: :155: :154: :153: :152: :151: :150: :149: :148: :147: :146: :145: :144: :143: :142: :141: :140: :139: :138: :137: :136: :135: :134: :133: :132: :131: :130: :129: :128: :127: :126: :125: :124: :123: :122: :121: :120: :119: :118: :117: :116: :115: :114: :113: :112: :111: :110: :109: :108: :107: :106: :105: :104: :103: :102: :101: :100: :099: :098: :097: :096: :095: :094: :093: :092: :091: :090: :089: :088: :087: :086: :085: :084: :083: :082: :081: :080: :079: :078: :077: :076: :075: :074: :073: :072: :071: :070: :069: :068: :067: :066: :065: :064: :063: :062: :061: :060: :059: :058: :057: :056: :055: :054: :053: :052: :051: :050: :049: :048: :047: :046: :045: :044: :043: :042: :041: :040: :039: :038: :037: :036: :035: :034: :033: :032: :031: :030: :029: :028: :027: :026: :025: :024: :023: :022: :021: :020: :019: :018: :017: :016: :015: :014: :013: :012: :011: :010: :009: :008: :007: :006: :005: :004: :003: :002: :001:

每天都在认真干活【大雾
濑户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