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客星犯牵牛宿。

今天是农历七夕,是这几年新兴起来的传统情人节,虽然在我看来更像是异地恋的神仙版,但这并不妨碍精明的商人用它作为噱头,再一次透支恋人们吃紧或者不吃紧的荷包,当然,作为已经回归FFF团的我,是完全不用为这种事情担忧的。

最近在补旧番,确切地说,因为想要了解“男歌姬”这个词,准备把超时空要塞系列全部看一遍,虽然工程浩大,但是,比起软绵绵的恋爱剧,还是这种在外太空互相射击的SF剧更合我的兴趣。坦白说,11区新番的格局越来越小,不是发生在教室就是发生在街区,完全感受不到史诗的气质。过于接近的背景会让人感到无趣——这种每天都在发生的日常,生活于其中就足够了,要作为审美对象,那的确是勉强了一点,至少对我来说,校园远没有外太空来的有吸引力,就算是被转移到冥王星去也完全没有问题哦。

说起来,最近虽然乏善可陈,但是却也没有什么特别不开心的,维持着每天一本漫画或者小说的进度,虽然感觉自己越来越挑剔,但是这让我觉得有种莫名的安心感,至少我并未失去欣赏他人恋爱的心情。看到立刻就能转移恋爱对象的孩子们,甚至多少有点羡慕嫉妒恨,意识到自己会有这种心情,大概也是我不再年轻,无法享受轻松恋情的佐证吧。
到底是哪里的教育失败了呢,把这种事情看得如此重大以至于裹足不前的我,我自己都有点厌烦了,到底是该轻盈地接受,洒脱地转身,还是谨慎地碰触,牢牢地握紧,我并没有一个明确的想法。虽然我是一个无时无刻都想着逃避的人,但是我却无法真正狡猾地逃走,于是最后还是只能直面现实,只能一个人面对所有最坏的结果,而这种立场让我非常害怕,我害怕一个轻率的决定导致我最后的难以面对,我期望百分之百的保证,期待一种不变的变化,但这是个笑话,我都懂的,我比任何人都懂。

昨晚看了ひちわゆか老师的《12時の鐘が鳴る前に》,台版翻译作《12點鐘響前的灰姑娘》,坦白说,我对于这种最后甜蜜蜜的故事并不是特别特别中意,至少在如此凄凄惨惨戚戚的背景下最后还能一本完甜蜜蜜的笨蛋情侣并不是我的心头好,当两个人都很悲惨的时候,至少要有点灵魂爆发的感觉,但这本书实在是有够欢快的,就我亲身体验来说,那种遭受了双重背叛的男人,怎么可能突然就投入到下一段恋情好的跟没事人似的,老师以为PTSD是什么,可以吃的吗?连我这种很浅表的心理创伤都难以愈合,更别说重度的PTSD了,那种终身都无法治愈的心理创伤怎么可能谈正常的恋爱,那位小少爷医生又没有很坚强——一个爱亲近的人孩子受到伤害后怎么可能随便再信任他人呢,又不是狗,就算是狗,也有无法再亲近人的类型吧。
是说我为什么要纠结这种事情呢?PTSD什么的,已经和我完全无关了不是吗?我不再需要背负着罪感了不是吗?就算对方是多么严重的PTSD,我也没有任何理由要和他一起分担那种痛苦吧,我想我是爱的不够深,而他也毫无概念要接受我,所以我们其实都不是对方的菜——不是自己的菜,撤下去就好了,不用再想了不是吗?我的确不用为自己不够圣母而耿耿于怀,我是个容易快乐的人,我不想总是不快乐,那样的自己,我不喜欢。
如果能够追逐快乐,一定没什么人愿意守着痛苦吧。恶龙所坚守的既不是漂亮的公主也不是无价的财宝,不过是他的回忆,所以骑士根本没必要跟他缠斗不是吗?如果是黑骑士,那一定会有个克里斯汀王子混进军队,如果是白骑士,一定会有个国王完全地信任他——他完全没必要跟恶龙纠缠不休不是吗,他的恋情在这里,不在那里。
总会有那么一个人,你最喜欢他,他也最喜欢你,至少在这一刻是这样的,如果想要持续一生,那将是个大大的赌博,没有坚强的心脏,可是玩不到最后的哦。我们的心脏现在足够强韧吗?

对于牛郎来说,或许一年只见一次的织女是名副其实的“客星”,而陪伴他364天的,是他自己想象中的“织女”——牵牛星更喜欢哪一个?你更喜欢哪一个?

0 Comments

No Comment.

每天都在认真干活【大雾
濑户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