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归档

复试已过,等待面试。

这次复试考的不是很好,全都不是我们专业的知识,临时抱佛脚看完三本书,上场的时候其实满紧张的,试题大多数都是死题,我又背的不太熟,真心很没底啊。昨晚都没睡好,这还是我自高考以来第一次因为担心考试成绩而寝食不安。昨天工作人员公布的是今早10点出成绩和面试名单,不过9点多就收到内部信息说过了,终于放下一颗[……]

继续阅读

又遭连累地震了。

今早(2013年7月22日)7点50左右,正在家里睡觉,突然感到床在晃动,立刻意识到是地震了,就喊妈妈来,她说是楼上人关门劲太大震得楼晃动 :009: 我让她看水桶,她说水桶没动,几秒钟之后她也喊起来了,说是水桶里的水在晃,桌子上玻璃瓶里的水也在晃动,这下立刻确定是地震了,于是喊醒了外公收拾东西准备[……]

继续阅读

无法调和的矛盾。

有时候我觉得父亲很奇怪。我在单位好好工作,他说我不思进取;我说那回家做生意吧,他说没地位;我考公务员,他又说公务员辛苦不赚钱;我没考上,他说我没努力;我考上了,他又说指不定好事坏事。
他说一个人不要有后悔的事情,可是他自己经常也对外人“相见恨晚”;我说我没什么遗憾,他说这是酸葡萄心理。
我师范毕[……]

继续阅读

转换轨迹。

7月份那场省里的考试,坦白说,真的没有想过能考上。因为公务员考试报名失败(时间错过了),出题大纲和市里考试的又有蛮多不同,也没有去报名复习,就随便看了看之前的资料,做了一点题,时间到了就去考试,考试的时候监考又比较松,要作弊或者替考并不是不可能的事情,加上职位本身竞争激烈,就要5个人,报了一千多人,[……]

继续阅读

谁的七月。

七月了。
这一年又匆匆走过一半,虽然发生了很多事,但是仍然像每个不会失约的速递员一样,暑假终究如期而至,热的空气与刺眼的阳光,成群结队的学生与永不疲惫的城市,一切都没有变,一切都按照节奏逶迤而来,毫无惊喜却又让人倍感安心。

考试一个接着一个,市里的省里的,事业单位的,教师招聘的,每一个都带着[……]

继续阅读

夏天的水果与种种。

又到了瓜菜代的季节,一个利于减肥的好季节。
说到夏天呢,就是白花花的阳光与大腿,五颜六色的泳衣和水果,然后还有西瓜和蚊香猪。

桃子是很好吃的,可是味道甜美又多汁的水蜜桃是越来越难买到了,不是汁水太多毫无味道就是硬的像苹果一样——虽然爸爸是挺喜欢这种硬硬的品种,但是我还是欣赏不来。

杏子[……]

继续阅读

share赛高!

因为要和弟弟分时段使用迅雷VIP账户的原因,下午到晚上这段时间就没法下载我的健身房专用磨时间动画片了,于是我想起了遗忘多时的share君。因为一直有着“share已死,PD当立”的传言,我是很不抱希望的,打开后的确节点也非常少,并且不稳定,下载速度大约也就是每秒十几K的样子,而且资源少到令人心寒。后[……]

继续阅读

明天。

这次的考试又失败了,该说是运气不好呢还是野心太大,选了一个最热火的部门,结果连复试都没进。因为考前做了很多复习,也算是比较认真地备战了,所以这次失败就来的更加打击人,真是够了。

于是接下来又是公务员考试的准备,因为之前请假了半个月,所以这次无法再请假了,只能自己看书努力了。公务员比起事业单位考[……]

继续阅读

僵硬的回转。

早上的时候,拿了电脑和洗好的沙发罩去单位,还带了午饭,所以好像搬家似的大包小包,刚走进巷子口,就遇到了BOSS,他依然用看起来不甚清爽的笑容说着“一看就是从男朋友家里回来”这种低俗又无聊的笑话,虽然笑着否定了他,但是却在心里想“哪里有什么男朋友”。
中午说起近日的新闻,富二代杀妻的事情就成了我和主[……]

继续阅读

世界在缓慢地行进着。

我不写日记的日子,都是过的平稳的时间,比如这个月。
虽然上个月偶尔还会有强烈的思念与怀念,但是现在却已经找回了独自生活时的一切习惯与心情,已经能够平静地提起他的名字,提起那段胎死腹中的婚姻,以及可以探讨今后的一切与感情有关的事情。
时间是一剂良药,并且是可以咽下去的苦。
世界在缓慢地行进着,时[……]

继续阅读

每天都在认真干活【大雾
濑户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