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归档

第二个梦。

很糟糕,非常糟糕,第二个梦,竟然梦到了他。
这对我来说是比恐怖片还要讨厌的存在。更糟糕的是,醒来的时候,我竟然还记得一清二楚,说了什么做了什么,清楚得让人想吐。
好在一天劳累下来,我什么都忘了,到底是怎样的梦,到底有什么意义,我不想去追究,也不想记起来。对我来说,与之相关的事情最好立刻乘上开往宇[……]

继续阅读

九月的第一个梦。

九月的第一个梦有着追逐与逃亡的味道。

我并不知道为何现在会想起从前的事情,那只不过是一个无足轻重的小插曲,但就是这样一个小插曲,却让我在梦中东奔西走大声否认,那逃走的真实感让我甚至在醒来时都感到心惊肉跳无法平静。
的确,有些小事会毁了你计划已久的前途,这个梦究竟要告诉我什么,现在还是不知道,[……]

继续阅读

喧哗中那片沉静的中元节。

我们叫做中元节的节日,在日本被称为“盂兰盆节”,虽然名称各异,但是大体上有着相同的目的,追忆亡者,寄托哀思,安慰孤独的亡灵,祈求祖先的庇佑,或许和西方的万圣节是异曲同工的节日吧。

在大陆,至少在陕西,说起祭祀亡者的节日,一年最重要的是三个节日,四月的清明节,十月的送寒衣,除夕的请祖先,至于中元[……]

继续阅读

nospamnx升级导致博客评论嵌套回复功能失效的解决办法,

之前有朋友反映,无法在文章评论下进行嵌套回复,当时没有在意,以为是个别电脑的设置问题,因为我自己回复对方是正常的。
后来我自己进行二次评论,却发现无法回复,这才开始寻找解决的办法。
问题表现为:A在文章下留言,B回复A的留言,之后A如果想继续回复B的留言,则会被阻挡,页面转跳至错误提示页面。也就[……]

继续阅读

祇园精舍响无常。

忘记初心的人是可怕的,为了结果而忘记初心的人是不讲道理的。

应该说,半年前的那件事,对我来说已经遥远的好像隔世一样,该反省的已经反省过了,该自责的已经自责过了,该看透的也差不多都看穿了,该放弃的也都放弃了,但是今天却突然说起这件事,甚至将整个事件的立场倒转,这让我不能理解,非常震惊,并且很伤心[……]

继续阅读

有客星犯牵牛宿。

今天是农历七夕,是这几年新兴起来的传统情人节,虽然在我看来更像是异地恋的神仙版,但这并不妨碍精明的商人用它作为噱头,再一次透支恋人们吃紧或者不吃紧的荷包,当然,作为已经回归FFF团的我,是完全不用为这种事情担忧的。

最近在补旧番,确切地说,因为想要了解“男歌姬”这个词,准备把超时空要塞系列全部[……]

继续阅读

夏天仍未过去的八月。

今天是立秋,但这个夏天仍未结束。
午后突如其来的一阵雨缓解了暑气,但这个夏天仍未结束。

一进入八月,时间似乎就加快了速度。乞巧节一到八月就过半了,然后学生们开始准备九月的新学期;九月的教师节之后,很快就到了中秋节,而中秋节往往又连着国庆节,国庆七天假之后就已是十月过半,十月底的送寒衣之后很快[……]

继续阅读

全心全意热爱ANIKI!

小电重做了系统之后,虽然有好多地方变得好陌生好难操作——比如IE自动升级到9。。。但是网银也能用了,B站也能看了,也有声音了,还是很开心啊!!
于是我又去刷MAD和MMD了,归来后头一发就献给一生推的ANIKI!
为什么我这么喜欢ANIKI呢~大概是因为ANIKI特别符合我对男人的定义吧,高大强[……]

继续阅读

悲伤的尾巴与快乐的角。

总成绩差了一分,没有被录取,就是这样了。
当然,其中的因素不只是这一分,还有更深层的,只是现在还不能确认,不能说,所以就这样吧。
妈妈知道消息后,跟外公在家哭哭啼啼的,哎,这算什么事呢。
爸爸还怕我想不开,打了N多电话过来,不过我都在库房里手机没信号没收到。
其实我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受打击。[……]

继续阅读

空窗期。

周五早上完成了人生的第一次面试,说起来到现在只不过是过了一天半的时间,但是总感觉是好长好长一段时间,大概是我很久没有这样闲适了吧。之前无论怎么休息,都想着还有工作,还有这样那样的压力,但是这次是准备转职了,所以对于后续的工作就没有那么关心了,虽然总说着要站好最后一班岗,但是这最后一班岗实在是乏善可陈[……]

继续阅读

每天都在认真干活【大雾
濑户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