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归档

世间之人心

2017年要结束了,一年又一年。
大约是年龄越大,话越少,或者说,能够被人知道的话越少,很多时候自己开解一番也就罢了,总觉得没必要将瞬息万变的心情记录下来,不值得,也没什么必要。
在这个地方的工作,一转眼也将满3年了,说起来也是快得很,毕竟要做的事情总是那么多,琐碎又繁多,一件接着一件,真的是应[……]

继续阅读

多米诺骨牌

人生真的就像是多米诺骨牌,一块倒下去,就会引起连锁反应。
本来看小说写杂评的日子过得很平静,甚至于平静到了特意找翻译做了一整本漫画的翻译准备自己修图,结果这个工作发出去没多久,单位就忙的不可开交,在并没有很严重的情况下进行了一级戒备,整个工作节奏被打乱,三月于是惶惶不可终日地度过。四月伊始就看到了[……]

继续阅读

去年天气旧亭台。

去年十二月的时候休了年假,再一次去了杭州。与上一次的行程安排相差无几,不同的是这次只有我一人。因为我本身是个一人乐的性子,所以倒也自得其乐觉得十分愉快,虽然中间出了几个小岔子,但菩萨保佑,也都有惊无险地度过了。
因为是冬天去的,所以各处风景就乏善可陈,但是因为杭州毕竟不是北方,再怎么冷也是有限,所[……]

继续阅读

可那些日子如此美丽。

这是草间老师的一个短篇漫画,收录在《梦见星座》这部单行本里,说起来甚至可以算是一个青春残酷物语,但是因为有了爱情,那结尾竟然显得不那么糟糕,甚至有爱起来。就像我爱过的那些人,在让我哭了又哭的日子里,因为爱,因为怀念,那些日子却如此美丽。

第一位是星史郎,无论何时都不会忘怀的星史郎。
在那些怀[……]

继续阅读

鹿与火宅。

阳世如火宅,无人可逃脱。

五月的时候,我去了杭州。为了心中的天真与一湾西湖水,还有孤山路下走不完的那段爱情。

与印象中相比,这次再见,杭州褪去了记忆中的鲜亮与明媚,在朦胧的雨中透出更多的怀旧与安静。西湖虽游人如织,但西泠印社幽如檀香。在那个时晴时雨的午后,在翠竹掩映下的小天井里,我恍惚看[……]

继续阅读

四月的理由。

很久很久没更博了,大约是俗事缠身,重点转移这样的理由——虽然我觉得这些都不构成理由。
情人节的时候,和朋友按照计划去了上海观看年底最后的《盗墓笔记》第二部《怒海潜沙》话剧,改编压缩的很多,但是依然让人感动,虽然CP感有点跑偏,但是现场氛围仍然是那么春风沉醉。
所以,你看,所有的记忆都是可以被覆盖[……]

继续阅读

你所不知道的人生与那些闪闪发光的梦想。

上周末按计划去了重庆,看话剧,吃好吃的,带土特产,第一次在陌生的城市靠着记忆找回了酒店,第一次体验到了飞机晚点的乐趣与疲倦,第一次近距离观看到了很多的人生与梦想。

18日的行程重头戏是看话剧,虽然去的还算早,不过也是在观音桥附近瞎逛——大城市的商业步行街看起来都一个模子,你家有HM,我家也有,[……]

继续阅读

拾月很忙的。

拾月是减肥的大敌,总有太多的借口去放纵口唇欲望,于是一整个夏天低下去的指针就摇摇晃晃着慢慢爬上来,最后变成一个惊叹号倒映在双眼中,那真是糟透了的清晨。

在那个说长却又转瞬即逝的长假过去之后,是半天回不了神的工作日,虽然长假困在家里哪儿也没去,但是却并非乏善可陈,匆匆登场又匆匆离开的小小舞台让我[……]

继续阅读

我的呼吸机。

我很怀念9月那台呼吸机。

他脆弱的仿佛一碰就会碎掉,但却戴着呼吸机活过了一个春又一个秋,在梦境编织成的世界里,他轻盈地就像一片落叶,悠悠地随波逐流,看看这世界会发生什么,然后事不关己地继续沉睡,如果不是姐姐,他或许会模糊掉生与死的界限,最后消失在无人知晓的地方,呼吸机也无法挽救他的生命。
他[……]

继续阅读

捌是离别。

成熟是一件甚为悲伤的事情,那意味着要经历无数的痛苦与折磨,才能在日后的悲苦之前保持冷静与淡然。
所以我喜欢单纯的人胜过成熟的人——单纯的东西总是温暖的,比如阳光,比如宠物,比如曾经的你我他。

八月总是喜忧参半,夏天已经过去一半,夏天还剩下一半,即便已经过了“立秋”,但世间依然是“夏天”,蝉与[……]

继续阅读

每天都在认真干活【大雾
濑户内。